这个人不要他的e了

最近处于考古状态,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也请不要じん慌XD
SMe表示不要无视他的e,混APH/UT/阳炎以及其他坑_(:з」∠)_顶置有详细内容,懒癌晚期不会画画的空巢老文手长期处于养老状态拥有一颗脆弱的小心灵【??】
请无情的用评论砸晕我吧!!
腾讯门牌号:2638578986
无聊的人可以来骚扰哦,表示很欢迎各位的↑

搞事系列——假酒害国

最终选择了滚来这搞事,比起群里发的稍作修改,性格有OOC[6]ω[6],可能会乱入黑白伊_(:з」∠)_,全员神态不清系列。
—为了庆祝httw完结撒花,剧组的六人决定开个part浪发,在南/意/大/利的提议下,几位选择去酒吧庆祝,结果只有费里一人反对………少数服从多数吗……某位来自威/尼/斯的好心人士打听到这个消息,提早为他们包下一个酒吧并且换上几瓶假酒坐等六人到来。
—“Che Bella!Bella!Bella!Che Bella!Bella!Bella!ここは水の都 ヴェネチア!”
—“八嘎欧豆豆给我认真开车啊!”
—“你们……能……慢点……吗……”
—“弟弟!你怎么了弟弟!”
—“看样子是晕车了呢~”
—“别吐我身上什么都好说。”
—灯光璀璨的马路上,一辆跑车正在快速行驶中,六人强行挤在车上,北/意/大/利边哼歌边开车,速度越来越快,啊对,就是闭着眼睛、连安全带都不绑的那种,从多量警车前飞过。
—今日头条,意/大/利威/尼/斯街头惊现跑车超载,并且车上多人未绑安全带。
—南/意/大/利坐在副驾驶座上淡定地看着,虽然嘴上提醒他注意点,但实际并没有行动阻止,翘起二郎腿在那啃番茄,后排的四人勉强挤一起,其中费里和弗拉身材娇小,才没有导致更严重的拥挤事故发生甚至扯吊【划】撕逼,毕竟这是国设的车,打坏了谁来赔也是个大问题。
—其中只有费里和罗维绑了安全带,对于国设和异色来说——安全带???不存在的[6]ω[6]。罗维和费里把帽子收好,为了防止飞出去,卢西的帽子却相当神奇的固定在脑袋上,除了紫毛鬼畜的抖啊抖,根本就是纹丝不动,这让南/意/大/利想起弗拉告诉他的某句话……
—“啊?弟弟他的帽子不是用胶水粘上去的吗?”
—罗维凑在费里旁边,方便时刻照顾他弟弟,弗拉坐在卢西和费里之间防止两位撕逼扯吊,卢西到是相当无所畏的靠在椅背上,从袖子滑出一把小刀在手中玩弄,一条腿放到另一条腿上【简单来说就是跷二郎腿】,歪头看向外面,六根呆毛在风放飞自我的摆动。
—在第三个急拐弯之后,费里的脸色越来越黑,简称印堂发黑,感到胃里一阵排山倒海,弟控【划】敏感的罗维诺马上发现不对的地方,焦急的问他怎么了,卢西回过头幸灾乐祸的问他是不是晕车,弗拉自然挪开保持一个距离比出手势提醒他不要吐到自己。
—庆幸的是已经到达酒吧,北/意/大/利把车停好后罗维诺扶起弟弟走开,这么一弄费里忍不住吐了出来,在此要感谢某位卢字开头的好心人士提供的纸巾。
—酒吧里空空如也,像是特意为他们准备似的,一位橙发青年站在吧台前笑眯眯地看向他们,他身边坐在一位身穿西服的金发青年,看样子是服务员,北/意/大/利跑到吧台前点酒,其他人随便找个地方坐下,此时酒吧没其他人,显的很空旷,等北/意/大/利拿来酒后,罗维诺和费里西安诺也正好回来。
—“北/意/大/利先生拿好,这是你要的酒。”
—“ve~谢谢,不过还真没想到威/尼/斯你会在这啊。”
—“可能这就是缘分吧,北/意/大/利先生。”
—北/意/大/利本想再与威/尼/斯聊聊最近的情况,结果被南/意/大/利上前直接拖走,回到座位时四人都已经坐好,吧台后的威/尼/斯看大概没他什么事后半蹲从吧台的柜子里翻出摄像机开机藏好,然后拿出西服口袋的手机打电话。
—“ve~Bella你来试试这个!”
—还没多久几瓶酒就差不多全被解决掉,北/意/大/利凑到费里身边热情地递上红酒,虽然费里已经尽力拒绝,但还是被迫喝下两三杯,另一边的弗拉、罗维、南/意/大/利三人相处的比他们“愉快”多,被拉来当服务员的米/兰接过威/尼/斯递来的托盘送到他们桌上,不停的来回几十趟【米/兰:游戏体验极差:)】。
—“混蛋弗拉维奥,我今天就要让你看看我的厉害!”
—“罗马诺啊罗马诺,你很棒哦~来就来谁怕谁!”
—“说起来这个还挺好喝的,等等,你们怎么突然……”
—南/意/大/利叫来两箱红酒打算与弗拉维奥“拼死一搏”,罗维诺遭逼地在一边围观,两人没有节制的喝了烂醉,梵/蒂/冈正好到场,看他们这样子只能先送回去,留下罗维、费里、卢西以及北/意/大/利在酒吧继续。
—梵/蒂/冈没良心的直接把他们丢到公寓的卧室床上,不过呢,还是好人做到底,顺手泡上两杯醒酒茶用奇怪的手段强行灌下后离开去找威/尼/斯要谈人生。准确的说这一切是为了防止自己受到生命危险:)
——————
—突如其来的开门声打扰到南/意/大/利的美梦,南/意/大/利侧过身本想直接无视,结果没想到下一秒门就被暴力踹开。
—吓的南/意/大/利直接从床上坐起,刚要开口就被一个不明物体压倒,仔细看清楚后才发现是弟弟北/意/大/利。
—“岂可修啊!八嘎欧豆豆快从我身上起来!”
—南/意/大/利嫌弃把他推到一边,自己从床上下来给他拉上被子,确认没什么问题后气势汹汹的跑到门口找那个打扰他的家伙算账,但门外没有任何人影,算了,人都送回来了就先别纠结这些问题了。
—“哥哥,嗝,不要,嗝,走……”床上的人突然发出声音,南/意/大/利听到弟弟在叫他转身跑回卧室,坐在床边伸出手揉揉他的头发压低声音尽量不打扰到他说道“:当然不会了,笨蛋弟弟……”
—一股酒味传来,让他突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等等笨蛋弟弟你喝酒了???
—吓的南/意/大/利立刻关上门离开房间,走到厨房弄醒酒茶,他依稀记得上次弟弟被那三个混蛋拖出去喝酒回家后发生了什么……
—趁他在厨房里手忙脚乱的找醒酒茶时,北/意/大/利从床上坐起,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脑袋,视野还有些模糊,观察一遍房间发现没有人在,自然的歪头思考人生:我是谁?我在哪?【划】发起呆,直到听到从厨房传来物品掉落的声音,才有出现新举动,他从床上下来,脱下天蓝色的军装丢到一边,打开房间的来到客厅,确认还存在第二个人后轻手轻脚的走向厨房。
——————
—弗拉从床上爬起,用手捂着还有些疼的脑袋靠到墙上,拿下骚粉【划】墨镜放到床头柜上,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弗拉嘴上边抱怨着“怎么这种时候还有人啊……”边走到门口。
—刚开门,一个不明物体扑向自己,还没看清敲门的家伙是谁,门就被对方快速关上,差点夹到自己的呆毛,弗拉看了眼怀中的家伙,发现是卢西安诺后慌忙把他丢到沙发上,与军服同款颜色还带一簇基佬紫毛的帽子终于【??】脱落到地上。
—弗拉把头探过去看了眼……等等好像没有胶水???一点痕迹都没看见……看来什么时候要好好研究下这帽子了。
—弗拉扒下【划】脱下卢西的军装盖在他身上,捡起地上的帽子扔到他身上,嘛,要扒【划】脱就全脱光比较好吧,弗拉这么想着弄下卢西的皮手套和领带,做人还是要有节操底线的,不过呢,这么一看卢西此时的样子也挺可爱的啊……弗拉最后还是不放心的背起卢西走进卧室里,一手掀开被子把他放到床上。他突然记起被遗忘在外的四件套……如果他醒来看到没有那些东西的话……特别是本体帽子……弗拉稍微脑补一遍那个场景,算了出去拿吧……
—“唔……刚刚发生了什么啊……”
—弗拉回来时刚好看见卢西已经从床上爬起,半睁开的酒红色眼瞳上多出一层薄雾,视线停在他的身上,对视几秒后弗拉把军装扔到他头上,放好东西后退出房间关上门,果不其然,房间里很快传出奇怪的声音。
—“混蛋哥哥快给我回来啊!!”
—“我,才,才没有醉,嗝,快回来啊你混蛋!!”
—弗拉式瑟瑟发抖,自己这个弟弟平时天天跟爱因斯出去喝酒,酒量锻炼的不错,但耍起酒疯来是一个相当可怕的程度,例如上次……是跳第五季/第六季ED还是拉着自己撒娇来……
—眼看门就要撑不住,弗拉的脑袋中蹦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并不】算了去找隔壁国设要醒酒茶吧……
——————
—与普/鲁/士告别后费里背着罗维回到卧室,辛好自己没喝多少,毕竟全被都被哥哥挡酒了啊……光是看哥哥熟睡的脸就莫名有种不祥的预感,而且胃也疼起来……早知道向德/国要几瓶胃药了……
—“弟弟……别走……”
—“???”
—那种不祥的预感越来越明显,下一秒就被罗维紧紧抓住手臂,罗维从床上坐起伸手抓住他的衣领,拉到自己面前【费里式惊恐.JPG】,几乎贴上他的脸,连呼吸声都能清楚的感受到,以及难闻的酒味,清楚的见到翠绿色眼瞳少了高光的存在,炽热的目光不肯从他身上移开,这种眼神让他很不舒服……就像……野兽盯着猎物那样。
—“呐,弟弟你是不会离开我的对吧?”
—“我……”
—“嗯?怎么不回答?没关系,我也自然有办法让你永•远•陪•在•我•身•边~”
—“那个……哥哥能先放开我吗?”
—“…………”
—眼角的余光瞟到床边的长剑,这让费里脊背一凉,那是罗维伸手就能碰到的位置……被抓住的手臂在努力挣脱,空出的另一只手狠狠的捏了下罗维的手臂,罗维诺由于疼痛自然的松开他的衣领,趁这个时间从床上离开跑向门口。【上帝:我……没有教坏他……】这种时候果然还是去找罗马诺要醒酒茶比较好吧……
—“南/意/大/利你这边有没有醒酒茶!”
—“你这边有没有醒酒茶急用啊!!”
—南/意/大/利房间的门再次被无情踢开,弗拉率先跑进房间,正想锁门时发现费里跟在他后面,看样子没有醉……友军啊,多一个人来帮忙也不错……弗拉招呼他进来后反锁上门,两人摊到沙发上一脸劫后余生的表情,经过片刻的休息直接走向厨房找东西。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啊……”
—“厨,厨房play???”
—刚走到门口就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惊,南/意/大/利被北/意/大/利直逼到墙上,他手上拿着一把调色刀抵着南/意/大/利的下巴,南/意/大/利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已经保持这个动作很久。
—“你们看什么戏啊!!快来救我啊混蛋!”
—“哥哥~?”
—“啊啊啊啊笨蛋弟弟,不,弟弟那东西太危险了放下我们一切好说!!!”
—“不行哦~哥哥~这样你又会逃走了~”
—“西/班/牙混蛋救命啊!!谁都好快来救救我啊!!弟弟,快,把那东西收好,我什么都会做啊!!”
—“真的~?”
—“真,真的……”
—大概是没救的……弗拉和费里不约而同的想到这点,最终选择退出厨房,南/意/大/利本想送他们个白眼结果被北/意/大/利瞪回去。
—当然事情并不会这么容易结束,退到客厅时隔壁传来重物掉落的声音……说起来,隔壁是弗拉家吧……
—“弟弟你在干嘛啊!”
—“等下我跟你一起去。”
—弗拉听到第三声掉落的声音后发疯似的跑出去,费里回头看了眼厨房被壁咚的南/意/大/利,还是跟上看上去比较靠谱的弗拉维奥。
—“岂可修!你们这群没良心的!!”
—“嘛~没关系的哟~哥哥你有我就够了~”
——————
—弗拉家中已经乱成一团,而且还不止卢西一个人……卢西在和罗维诺互怼中……还是在茶几上……
—“你们给我住手啊!”弗拉刚推开门就看见台灯像自己径直飞来,他轻松歪头躲过,接着又飞来几个家具,书啊、沙发垫子啊、茶杯、板凳什么的,卢西发现哥哥在门口后从茶几跳下扑到他怀里,后面跟来的费里接住弗拉躲过的东西放好,刚整理完毕就差点被向后倒的弗拉压到,费里拿过刚刚接着的板凳顶在他身后才阻止了三杀的悲剧。当然最后弗拉还是摔倒了,费里被压在最下面,卢西眯缝着眼睛发出“ve~”的声音,假装自己什么都没干。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弟控狂魔已上线。
—罗维从茶几跳下走向他们,好的弗拉已经看到他身后的杀气……等等你冷静……弗拉让卢西先从自己身上起来,然后拉起垫底的费里护在身后,卢西还在装傻看样子指望他没救。
—“救命啊啊!!”
—“诶?哥哥别跑啊~”
—南/意/大/利奇迹般的跑出房间从楼道冲向他们,发现弗拉马上躲到他身后,现在的情况……很难解释啊……卢西挡在弗拉前面装傻,南/意/大/利和费里躲在他身后瑟瑟发抖,北/意/大/利和罗维从两个发现一步步包围三人。
—“弟弟?你不是说要永远和我在一起吗?”
—“哥哥~我是不会让你离开一步的~……”
—“混蛋弗拉我才不是想你!”
—“等等卢西你先别……”
—“喂,你们有没有谁想出办法了??”
—“别过来啊!!那个谁,你不是会魔法吗!快,打他们啊岂可修!”
—南/意/大/利囔囔着让费里用魔法清一波,弗拉连忙阻止这个举动,毕竟这是楼道啊!空间这么狭小在加上水一掀……后果不说都能脑补出来了,所以这个方式不行,下一个。
—他看了眼在前面装傻的卢西,灵机一动大胆想法出现,从口袋拿出一把小刀递过去,毫不犹豫的推向北/意/大/利。
—上吧弟弟!我的选择就是你了!使用技能丢小刀!
—结果没站稳被砖块绊了下扑向北/意/大/利……
—“卢恰?”
—“唔……”
—卢西被这么一弄下意识睁开眼睛抓住他拿着调色刀的手,夺过调色刀扔到一边,北/意/大/利向后退到墙上,惯性让他的后脑勺狠狠砸到墙上,虽然是很疼但保持清醒是没问题的。
—最后卢西威尼斯诺罗维诺联合追杀三人一个晚上,本文完。
—_(:з」∠)_
—弗拉突然觉得自己成功失去什么东西,泼出去的姑娘嫁出去的水【划】卢西把小刀插入墙壁把北/意/大/利困住【??】,北/意/大/利伸腿绊倒他翻身与卢西换了位置。
—系统提示:弗拉维奥失去卢西安诺×1
—受不了两人秀恩爱的弗拉维奥抄起之前绊倒的砖块卢西的砖块往两人头上各砸一下,好的,顺利解决掉两个,就剩下罗维了……最难对付的一个
—弗拉突然感觉一阵风从自己头上刮过……手中的砖块因此掉到地上……是不是少了什么东西?费里翻出一面镜子递过来让他看……woc我的呆毛!!!少了一半,一半啊!就这样没了一半!
—“不弗拉冷静……”费里和南/意/大/利连忙拦住要和罗维诺拼命的弗拉,费里夺过卢西手中的小刀丢过去,罗维快速挥剑打下小刀,病态一笑把费里逼到墙上,伸手捏住他的下巴让他对上自己的眼睛。
—“………………”一如既往的面瘫脸……等下你怎么这么淡定的??
—“怎么了?弟弟,是……”
—话未说完眼前一黑直接倒下,弗拉丢掉手中的砖块诺无其事的吹起口哨,费里觉得他什么时候要去找上帝问清楚一些问题……【上帝:如果是你的话没什么问题啊~等等我不是,我没有……】
—为了防止他们突然醒来搞事,弗拉用绳子把罗维诺绑好运到房间里,至于卢西和北/意/大/利?自然是放到床上摆好,南/意/大/利去打电话叫来西/班/牙弄醒酒茶,一个闹剧般的夜晚就这么愉快的结束了。
——————
—第二天清晨,卢西从床上爬起,发现全身都特别疼,特别是脑袋,好像别人用什么东西砸了下,他习惯性的伸手拿帽子,结果抓到旁边人的呆毛,北/意/大/利正好也醒来了,他揉揉眼睛半睁开对上酒红色的眼瞳,很快意识到主人是谁。
—“ve!!卢,卢恰,不对,卢西,你,你怎么在我床上啊!”
—卢西放开他的呆毛,笑眯眯的回答道:“你能先看清楚吗?这是我的房间哦~”
—“ve……是吗……等等我怎么会在这!!Bella救命啊!”
—“够了,给我闭嘴啊……”
—…………
—一阵整顿后两人走出房间先解决早餐的问题,结果又看到一个别致的景色,客厅里弗拉和南/意/大/利躺在地上,弗拉下面还有一层垫子,围巾和绸带乱堆在茶几上,费里躺在沙发上处于熟睡中,上面盖着弗拉和南/意/大/利的外套,加上之前在房间里发现的被五花大绑的罗维诺,两人突然明白什么……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早餐问题。
—其余人陆续醒来时卢西和北/意/大/利已经整理好一切,大家似乎全记得昨晚发生的事情,费里因此留下一层巨大的心里阴影,北/意/大/利向哥哥道歉,卢西……追杀弗拉之中……
—“不弟弟听我解释!”
—“ve……哥哥对不起……”
—“弗•拉•维•奥~你最好给我忘记昨•晚发•生•的•所•有•事~”
—总之,今天的httw剧终一如既往的核【划】和平啊[6]ω[6]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