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不要他的e了

最近处于考古状态,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也请不要じん慌XD
SMe表示不要无视他的e,混APH/UT/阳炎以及其他坑_(:з」∠)_顶置有详细内容,懒癌晚期不会画画的空巢老文手长期处于养老状态拥有一颗脆弱的小心灵【??】
请无情的用评论砸晕我吧!!
腾讯门牌号:2638578986
无聊的人可以来骚扰哦,表示很欢迎各位的↑

并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的产物( ´_ゝ`)特别迷,请谨慎观看

—天使组,可能会有人设出现_(:з」∠)_教廷伊私设,cp为教廷伊X海盗英【X异色伊】,人设X国设,性格严重ooc预警,有神奇的人格分裂【?】,与三次元历史无光,槽点过多可选择性吐槽。
—清爽的海风拂过刘海,令人清醒许多,朗姆酒的味道还在不停刺激着喉咙,由于摄入太多酒的原因让人还有点神志不清。
—“船长,我们已经进入亚德里亚海域。”
—“把望远镜给我。”
—接过递来的望远镜放在眼前看了眼,嫌弃的把望远镜丢回去,船员手忙脚乱的接过望远镜,点了点头跑回驾驶舱。
—威尼斯,闻名的水上都市,意/大/利的都市之一,虽然不及“心脏”罗/马,但对于本人却是个重要的地方。
—此时的威尼斯格外安静,街道上不像往常人来人往,少了商人的叫卖声与人群的喧哗声整个城市死一般的寂静,让船员把船停好后,自己一脚踩上甲板,“唰”的跳下去,顺利落到码头上。
—“祖国大人……柯克兰船长,您没事吧?”
—“没事……”
—“你们解散吧……半小时后在这集合,另外,别做什么出格的事。”摆脱几位船员的追问后,亚瑟•柯克兰,作出这种决定,虽然只有半小时的时间,但也可以看不少地方。
—目送船员们兴奋的离开后,自己把目光定在一所教堂那,无视身后人的讨论走向教堂方向,一个很简单的教堂,与所以见过的天主教教堂没什么两样,阳光透过彩色玻璃映照在地上,穿着一身白衣的牧师抬头看了眼门口,便继续低头打理手中的物品,稍稍皱起眉毛,拿起水壶挽着袖子小心翼翼地为花盆中的蓝色小花浇水,几朵紧凑的蓝花争先恐后的汲取水分,开的越发灿烂,紧皱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海蓝色的瞳孔中出现一丝神色。身后脚步声传来让他放弃了去后花园浇花的想法,放下水壶弄下自己的袖子,起身对上来者的视线,很快便从他身上挪开。
—不知不觉间踏上鲜红的地毯,进入教堂内部,没想到这种时候还会有人在,隐约从那位年轻的牧师身上感受到神圣的气息,恍惚间看到许久不见的妖精小姐在教堂飞舞着,习惯性的伸出手指让她们停靠,却没有任何妖精向他靠来。
—“有什么事吗?没想到这种时候还会有人来……”
—冷淡的声音传入耳中,不包含一丝情感却觉得熟悉,总觉得自己以前在哪听过,对上声音的主人——似乎是这里的牧师,素白的长袍没有一点污渍,鲜红色的缎带长至腰间,脖子上挂着的金色十字架闪着诡异的光【划】柔软的橙发以及右翘的呆毛,琥珀色与海蓝色的异色双瞳没有一点神色,纤细的身材很难让人相信对方是这里的牧师,十字架耳坠随着身体运动轻轻摇晃着。
—“北……北/意/大/利?”
—下意识叫出这个名字,对方歪了歪头,露出疑惑的神色,开口解释道:“这位先生,你大概认错了吧……我的名字并不是北/意/大/利,而且……那不是地名吗?”
—牧师拿起面前的书随手翻开几页,低头不在理他,眼前的这人,给他一种难受的感觉,不过,看他的着装,能让自己觉得难受倒也正常,另外那鞋刷似的眉毛也真是少见。
—“你的双手沾染了鲜血……”
—“…………”
—“即使你在怎样诚恳,上帝也绝对不会站在你那边……”
—“…………”
—“那么你来这祈祷的意义何在?”
—随便敷衍上几句,想着这人应该能离开,对方却微微勾起嘴角,轻笑一声,把手放上腰间的弯刀,轻轻抚摸刀柄。
—“我只是替我那些船员求个心安罢了……”
—“是啊,毕竟像你这样的人……”
—他故意顿了顿,眼前的这个人……既不会被救赎,同样,也不会被毁灭,讨厌,讨厌他身上的那股血腥味,即使自己的双手也曾经沾染过,也亲身体会过那种感受,对方并没就此离开的打算。
—“那么,牧师先生,你……认为我的命运如何呢?”
—嚣张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轻身叹口气,再次拿起那本书随手翻开,半响,回答道:“是福是祸,是赢是输,一切不都由你自己决定吗?”
—“烦你操心了,牧师先生。”
—对上那双祖母绿的双瞳,眼底藏着数不清的杀戮与嗜血,如此漂亮的眼睛却有个这样的主人,真是可惜呐,与哥哥的一样美丽呢…
—“你配不上……”
—“你刚刚说什么?”
—隐约间自己好像被人嫌弃了,眼前的人……北/意/大/利……简直和他一模一样,不禁联想到那个曾经来陪自己的孩子,两人虽然长着一样的脸庞……身上的气息却大不相同……
—“请回吧……这里不欢迎你……另外,最后的结果如何,我……很期待呢~”
—“这样吗?不会让你失望的,放心吧,北……/意/大/利?不,牧师先生?”
—嘴角微微上扬露出自信的微笑,在对方的目送下背过身离开。
—伸手拔出腰间的长剑,静静望着上面映照出的那双异瞳,恍惚间似乎看到另一双眼,“哐当”一声,握着剑的手松开,手中的剑掉到地上。
—“开心吗?小费里?……遇到了和哥哥的眼睛一样美丽的人呢~”
—“开心吗?”
—“不开心下一个【划】闭嘴啊……混蛋……”
—脑海中传来讨厌的声音……又在发痛了……这个症状自从哥哥离开后就出现了,勉强支撑起身体,依靠墙一步一步走向教堂门口,绕到教堂后面的地方,由于一直都闲置在那,所以被他用来种花,规律的种满雏菊与勿忘我,蓝白两种花的颜色混在一起,让人看着十分安心,眼皮变的越来越沉重,眼前的景色慢慢陷入黑暗,倒在地上。
——————
—“祖国大人,您没事吧?”
—刚出回到码头看见自己的助手神色焦急的看着他,脱下手套塞到他怀中,简单的舒展下身体后抓住他的领子拖回码头。
—“祖国大人……”
—“都说了叫我亚瑟或柯克兰就行了!”
—“可是……”
—“这是命令!”
—确定他离开后,一直躲在外面的人从树后冒出,拍掉身上的树叶进入教堂,长靴踏在地毯上发出声音,橙色流苏在腰间晃动,手中玩弄着小刀走进,一身军服与素白的长袍形成对比,与军服同色的帽子斜戴在脑袋上,怎么晃都没有掉下来的征兆,漂亮的酒红色双瞳细细打量着教堂里的景色,半响,转身走出教堂,绕到后花园,与预料的一样,发现倒在地上牧师,单膝下跪抱起他走回教堂。
—刚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双酒红色的双瞳,以及……与自己相同的脸庞。
—“卢西安诺!”
—“怎么?我可是很久没来找你了,不想我吗??”
—“…………”
—“啊啦,不要这么绝情吗~”拉到自己怀中,空出的手揽住他的腰,继续说道:“牧师先生……费里西安诺,你啊,还是和以前一样呢,一样的冷漠,一样的眼神,以及,一样的味道……”
—“啧……”
—嫌弃的避开视线,试图挣脱他的怀抱,却因为身体的虚弱反抗失败,卢西伸手勾起他的下巴,被迫对上视线,空出的手上凝聚出水球,猛的往卢西脸上乎去。
—“emmmmmmmm”
—趁他忙着擦脸时向后退几步,卢西正忙着擦脸并没在意到脚下出现魔法阵,费里勉强站起,与卢西拉开一段距离,然后某个可怜的异色脸还没擦干净就又被糊上一身水,全身的军服都湿透了,虽然自己不怎么在意,但一想到回去被弗拉看到的话……估计又能得到一份思想教育套餐。
—“这种攻击风格,还真像你啊……”
—卢西终于把身上大部分的水擦干净,脸上笑嘻嘻,内心mmp,卢西笑着抽出腰间的小刀甩向费里。
—微微歪头就能躲过的程度,小刀打到身后的彩色玻璃掉到地上,出于担心还是转身看了眼玻璃。
—“对不起呀,不小心手滑了~”
—“…………”
—“不欢迎我的话,那么我就先离开了,牧师先生,毕竟,我可是「弑•神•者」啊……”
————
—船的甲班上,亚瑟正与自己的助手谈话,船员看到他们谈笑风生,都自觉的退到一边围观,被强行拖回船上亚瑟的心情不是很好,挑了挑鞋刷似的眉毛。
—“那个……祖国,柯克兰船长,您没事吧?”
—“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他垂下脑袋不敢直视自己的眼睛,面对祖国的疑惑,他慢慢说道:“我……去找您的时候,发现……我根本就无法进入那个教堂……”
—“这样吗?我……明白了呢……”
————
—几年后,熟悉的脚步声传来,握着长剑的手颤了下,直到脚步声停下,彩色玻璃上映出来者的身影,才伸手拿出一块布轻轻擦拭手中的剑。
—“好久不见了……”
—对方礼貌向自己问候道。
—“哦?海盗先生你又回来了?有什么事吗?”
—简单的寒暄几句,他转过身挑了挑眉,装出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面对眼前人没有一点改变的容貌没有一点惊讶,相反,亚瑟虽然在几天前曾“拜访”过北/意/大/利,确定过他这几天的动静,但眼前人没有任何变化的脸庞令他还有点不敢相信,与西/班/牙厮杀时的血迹还没擦干净,脸上的伤痕流出的血已经干掉,拖着刀走进来显得有些狼狈,发出“沙沙”声,让人不禁敢到一丝畏惧。
—“这里……不欢迎你的刀……请带它出去吧……”
—“别这么绝情,牧师先生,那么,你手中的剑?要怎么解释?”
—提起刀在空中随意挥了挥,对方似乎放弃与自己辩论,背对着自己继续擦拭剑刃,亚瑟似乎想到一些有趣的事,放慢脚步向他靠近。
—“还有什么事吗?海盗先生,如果没有的话,请你离开吧……”
—“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你们这边的黑手党最近如此猖狂,为什么,你的教堂可以守到现在呢?”
—手中的布掉到地上,轻轻摇头,闭上双眼不在回答他的问题,脖子突然感到一阵凉意,冰冷的刀刃碰触到自己的脖间,似乎只要随便一挥就能割出一道不小的伤口,身后的人诺无其事看着自己,嘴角勾起一小段弧度,充满恶趣味的问候道:“你说,是去天堂比较好呢?还是去地狱陪我那些刀下的亡灵比较好?”
—“…………”
—“还真是冷静啊……牧师先生……”
—“…………”
—身边出现的气场猛的将身后恶作剧的家伙以及他的刀弹开,亚瑟及时用刀稳住平衡,后跳一步完美落地,牧师拿起手边的剑看着他,睁开的海蓝色眼瞳散发出诡异的光【划】淡淡蓝光。
—“啧,差点忘了会魔法这事……”
—“那么……玩笑该结束了吧……柯克兰船长?”
—“!!”
—衣服随着气流飘动,魔法阵在他脚下展开,退到门口的位置本想离开,却似乎碰到什么东西,结界……虽然自己也会魔法,但由于进几年的战斗忘的也差不多了,算了,与他战一场也罢。
—从魔法阵的范围内跑开,避过迎面而来的攻击,一步一步向他接近,暂时把为什么他会知道自己名字这事放在一边,另外自己似乎有点玩脱了…………
—身边漂浮的水凝成利剑飞向亚瑟,虽然是躲开不少却被割伤了清秀的脸庞,下意识伸手摸了摸隐隐发疼的伤口,抽出一把手枪快速上膛对上他的太阳穴。
—嘹亮的枪声惊动树上休息的鸟儿,刚落到地上就被糊了一身水,收好手枪接过丢来的布,愣了下……又丢回去,这不是你刚刚用来擦剑的布吗??优雅的拿出条绿色手绢把脸上的水擦干净,丢回去的布完美命中了某人的脸,看他一脸mmp的拿下布收好。
—“…………”
—对方瞪了自己一眼,一种莫名的罪恶感袭来,把刀放好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被对方嫌弃的拍掉手,拿着刚刚的布继续擦剑。
—恍惚间看见剑刃上映出一双红色的双瞳,耳边响起玻璃的破碎声,身体慢慢向后倒下,亚瑟马上伸手接住他,怀中的人扶着自己肩膀勉强站稳。
—“把一切都交给我吧……”
—“我会帮你解决一切……”
—“都交给我就好……”
—“没问题的哦~”
—“闭嘴啊……”
—用力推开亚瑟,扑通一声单膝跪下,亚瑟后退几步,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拿起自己的刀准备离开。
—握上剑刃的指缝间流出鲜血,顺着剑身流到地毯上,让鲜红色的地毯更为诡异,瞳孔剧烈一颤,无意间看到手上的鲜血,伸手捂住脸,闭上双瞳让自己避免看到。
—“快啊,只要杀了他,就没问题了……”
—“害怕的话……就把一切都交给我吧~”
—“!”
—身体剧烈一颤,放下捂着脸的手,轻轻舔掉另一只手上的鲜血,起身拿起剑慢慢向眼前人靠近,挥剑砍向他的脖子,亚瑟敏感的转过身用手臂挡下攻击,没想到看上去瘦弱的身材却有如此大的力气,抬腿踢向对方的长靴,趁机向后退一步,挽起衣袖,手臂的伤口已经渗出不少血。
—拔出弯刀正面迎上攻击,几声清脆的碰撞声在教堂中徘徊。
—几招下来都是对准要害的部分,侧身躲过剑击,趁机抓住剑刃,猛的往身后一拉,对方很快由于重心不稳摔到地上,靠着剑强撑起身体,向亚瑟发动新一轮攻击,这次的攻击比上次密集许多,让刚刚就消耗过大量体力的亚瑟没能缓过来,身上很快新增许多伤痕,渐渐被对方占了上风……并且还趁自己走神时快速挑飞武器,迫不得已后跳一步正好碰上墙。
—拔出手枪挡下攻击,祖母绿的眼瞳对上他的双瞳。
—我……已经不为神谕者……我的双手,实在是沾染过太多鲜血了…
—既然如此……就把这一切都毁灭吧~
—猛的抬腿踢飞另一只手上的匕首,手中的枪也被切成两半。
—反正自己是国家化身,不会死亡的……对吧……?
—温热的液体飞溅到脸上,剑竟然深深插入他自己的身体,眼前的人慢慢倒入怀中,鲜血不停从伤口流出侵湿身上的白袍,亚瑟瘫坐在地上,拔出剑放在一边,伤口的鲜血更多了,甚至染红了自己里面的衬衫,让他的头靠在手臂上,勉强睁开的双眼望着自己,伸手抚上脸庞,眼角泛着晶莹的泪水。
—“真好呐……”
—眼泪顺着脸庞流下,已经分不清地上的究竟是泪水还是鲜血,拿下脖子上的十字架递给他,身为国家化身的他虽然见过不少人的死亡,却在面对他的逝去,心中还有些不舍,不知道为什么……空出的手接过十字架仔细打量着,怀中人缓缓开口道。
—“真是漂亮的眼睛呢……与哥哥的一样……”
—“亚瑟先生……你……其实很温柔……我都明白哦……”
—“希望……这个十字架可以保佑你……英/国化身——亚瑟•柯克兰先生……”
—双手无力的垂下,这次已经不会在睁开了,亚瑟把他在地上放好,手中十字架还留有余温,金色十字架背后的右下角刻着一行小字,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是不会发现。
—“原来……你叫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吗?我记住了……瓦尔加斯先生?不,应该叫你费里比较好吧?”
—把剑在旁边摆好离开转身教堂,身后的彩色玻璃映出另一个身影,似乎有人躲在那,目送亚瑟离开后,从花园绕到正门口, 教堂死一般寂静,少了往常魔法的气息。
—“啧啧啧,真是狼狈呐……牧师先生……”
—“你可是我见过的第一个被自己杀死的神谕者……”
—“你的剑,我就暂时收下吧替你保管好了,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
—半蹲下身子,伸出手轻轻抚摸着眼前人的脸庞,捡起旁边的剑收好,故装惋惜的说着,俯身背起他,自己的军服也染上鲜血,背着他缓缓离开。
—教堂又一次恢复往常的平静,只是这次,不会再有一身素白长袍的牧师先生等待着人们的祈祷。
————
—“不接受任何反对意见哦!hhhhh”
—“ve~哥哥我们先撤吧……”
—“嗯,好主意……”
—看着就要跑路的意/大/利兄弟,英/国放开拽着法/国胡子的手,追上两人的脚步,“啪”的下拍了下北/意/大/利的肩膀,北/意/大/利转过身一脸惊恐的抱住哥哥,南/意/大/利乱挥着番茄警告自己不要靠近。
—“粗,粗眉毛,我警告你不要过来啊!不然我不然小心我不客气了……西/班/牙混蛋救命啊啊啊啊!”
—“ve……德/国救命啊啊啊!”
—“喂你们两个……对了,北/意/大/利,把手伸出来……”
—突然想起什么事,伸手从军服的口袋中拿出一个金色十字架,放到北/意/大/利的手心中,别过头低声解释道。
—“别,别误会,我只是想……「物归原主」罢了……”
—“ve~这是?谢谢……”
—看了眼手中的十字架,虽然上面有不少裂痕却依旧充满神圣的气息,睁开琥珀色的眼瞳仔细打量角落的一行小字,随后塞入口袋扑向英/国。
—“喂你干什么快放开我啊笨蛋!”
—面对突如其来的拥抱英/国由于没反应过来,后脑勺重重的撞到墙上,一手捂着后脑勺向两人翻白眼,另一只手情不自禁的揉了揉北/意/大/利的头发……手感真好啊【误】。
—“岂可修!笨蛋弟弟你快放开他!”
—“ve……尼酱不要扯哪里很疼啊!”
—“疼……你们有考虑过我感受吗!”
—我会永远守护你……我最亲爱的弟弟,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
—END—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