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不要他的e了

最近处于考古状态,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也请不要じん慌XD
SMe表示不要无视他的e,混APH/UT/阳炎以及其他坑_(:з」∠)_顶置有详细内容,懒癌晚期不会画画的空巢老文手长期处于养老状态拥有一颗脆弱的小心灵【??】
请无情的用评论砸晕我吧!!
腾讯门牌号:2638578986
无聊的人可以来骚扰哦,表示很欢迎各位的↑

那些年我们种过的向日葵【虽然最后都死了XD】

—日常BB:我想不会有人记得我有个坑还没更新这事吧XD好的我们说正事。苏解祭文【?】,不完全算圣诞贺文来着,贺文什么的就写几个小段子敷衍下应该没关系的_(:з」∠)_应该有点cp这个操作……当然没人会在意这事的吧
—BB完毕我们说正事,性格ooc,露中心?,本来想撒玻璃渣奈何没货了XD,槽点过多可选择性吐槽,整体下来……会特别迷??带些私设,可能……不虐吧【←这人自己也不确定】,应该是糖吧/45度望天
————
—北/国的冬天,空无一人的大街被飘散的雪花所占领,洁白的覆盖着一切,就连街边停靠的小车也惨遭“毒手”,半陷入雪中的车轮无法动荡,整个车身几乎被雪包裹,至于车的主人,大概不明所以的在旁边的便利店沉迷他的巧克力棒吧。偶尔能在街道看到把自己包成粽子的行人。在拥有这份美丽的景色同时,也收获了不少生活上的艰难——不愧是北方大国之一。
—现在是12月,虽然不及1月份那样寒冷,王耀理了理自己的围巾,轻轻呼出一口气,然后他便亲眼欣赏到自己呼出的气体被冻成冰碎成冰渣的样子,这大冬天的我为什么不好好待在家里过冬或者去济/南坐坐,偏偏要飞来俄/罗/斯这边!?王耀这么想着不禁翻了个白眼,后悔自己的决定,本来呢,上司看他最近太辛苦了便给了几天的假期去好好休息,我们的王先生闲着没事干,于是来到这里逛逛。
—“这里可真安静呢阿鲁。”
—王耀刚踏出旅馆一步便被寒风逼退回去,他坐在为客人准备的桌椅边,抬头欣赏着落地窗外的景色,心里不知道又在打着哪些算盘。
—“叮铃”
—清脆的风铃声想起,王耀下意识抬头看向门口,金发的青年推门走进旅馆,很常见的装扮,半个脑袋都藏到围巾里,隐约能看到最里面的军装,外面穿着一件黑色毛衣,但领口的那团毛显然满足不了他的寻求,套了件大衣在外面,即使如此也掩盖不了他扑面而来的蠢气。
—“外面真是冷死了啊!老板,还有没有房间!?”
—具有极强穿透力其间还带有一丝蠢的声音冒出,加上刘海左侧那簇竖起的金色呆毛和鼻梁上的眼镜,王耀突然明白这货是谁了……情不自禁翻了个白眼,趁他商量房价时,王耀起身走到门前,推开门离开旅馆,决定出去散散心……
—再次靠着强大的毅力在街上艰难前进着,上次像这样走在这里是什么时候…26年前吗……那时候他也有来呢……
—不知不觉已经走出市区的范围,明亮的翠绿色映入眼帘,高大挺立的松树上盖满了雪块,似乎只要朝树干踢一脚就会全掉下来,后果……有点不堪设想就是了………
—王耀你是来散步的不是来踢树!赶紧办完事离开这个鬼地方!
—虽然不停在内心这样提醒自己,但还是止不住四次张望的好奇心,几十年过去了变化也挺大的吗,看来他家发展也算不错。按照依稀记起路线的在林中慢慢行走着,没记错的是这样走吧……等等不会走错林子了吧Σ
————
—王黯看着眼前闯入自己家的毛熊,默默把手放上腰间的手枪,脸色越来越黑,毕竟这家伙以惊人的毅力从会议现场跟到家里,当然要好好“招待”下他,先让其他孩子们离开这里,空旷的地方相对而言还是比较好下手的。
—“所以啊——维克多先生,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没什么事的话就告辞吧~”
—“没什么呢fufu~就是不放心黯而已哦。”
—看来他明显是不想走了,会出现这种情况那么对方肯定是想从自己身上得到一些利益,不然不会这么粘着,虽然平常开会议就是这样来着……
—“黯,怎么了吗?”
—见自己身边的人没有给出反应,维克多皱了皱眉头,两人之间的气氛没维持多久便被突然冒出的艾伦打破,艾伦插入两人之间分开他们,无视了身后的维克多上前说道:“王黯,借钱!有急用!”
—枪声响起,王黯抓住艾伦的领子把他扯到自己面前,两人额头撞在一起,王黯收起手枪,轻咳几声说道:“想借钱?可以啊?先把之前欠的钱换回来,不然别想动爷的一•分•一•毫。”
—“啧……老家伙就是麻烦……”
—艾伦用力推开黯,理理自己的领子只好离开,已经是他这个月第五次被王黯拒绝,回去就把那个该死的上司给弄死吧,艾伦前脚刚刚迈出,后脚就踩上了什么东西——鞭炮啊……鞭炮?!
—门口传来鞭炮的声音,不用想都能明白是谁干的好事了……同时这也是艾伦第五次在王黯家门口中招,维克多见艾伦离开马上又凑了上去,直接从身后抱起王黯。
—“把爷放下,不然下场……”
—“小黯忘记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吗?跟维克多去个地方行吗?”
—“啧……这算是威胁吗……真是难缠的蠢熊啊……”
—“所以——小黯这是答应了吗?”
—“好好你先把我放下啊!”
————
—奔跑了不知道多久,王耀总算是找到一块墓碑,孤零零的待在这片宽阔的树林中,没有任何人会想起,总是那么孤独,就像他的人生那样,泪水渐渐湿润了双眼,那套熟悉的军服就整齐的叠放在幕前,手中抓着的围巾瞬间掉落的地上。
—“苏/联先生……他在几天前就死了?怎么了吗?”
—脑海中闪过路人的的话语,王耀不禁有点后悔,几天的忙碌让他忘记了这事,等反应过来,才接到苏/联/解/体的消息,他马上赶来俄/罗/斯,不亲眼所见,王耀是不会轻易相信这一切——
—但是现在,已经来不及了……
—他蹲下身捡起地上围巾,身后传来沙沙声,回过头,意外的发现是熟人,让他硬是把眼泪给憋了回去。
—“中/国……你怎么在这?”
—“美/国?我还想问你这个问题?”
—收起那条围巾自觉的让到一旁,美/国的手中拿着枝向日葵,花盘几乎有他的脸那么大,处理完这一切后,美/国提议在这里好好谈谈。
—“所以,美/国……你……是出自自己意愿阿鲁?”
—“是啊……为了能跑来这里hero可是不容易啊,你也是?”
—“差不多吧……”
—两个人漫步在林中,这里是很冷,但同样非常的美丽,很适合……两个人独处?边聊边走不知不觉间又回到了那个坟墓前。
—“没想到,上次的见面,竟然会成为永别,真是觉得不可思议啊……”
—王耀看着地上的墓碑,明显是不久前弄起的,不过他们都知道一件事——里面是不会有尸体在的,毕竟,他们是身为国家所存在的。
—“不回去吗?王耀,你不觉得现在我们这样有些emmmm……尴尬吗……?”
—“??”
————
—“哎呀!美/国你怎么会先到?”
—“hhhhhh[6]ω[6]今年是我赢了!”
—阿尔看到王耀来后默默从墓碑前让开,他半蹲下身子脱下围巾给墓碑戴上,然后开始小心翼翼为围巾的主人清理坟头的落叶,墓碑没有写上任何人的名字,突然的寒冷令王耀打了个喷嚏,围巾还带着他身上的余温,随后阿尔拿出向日葵放在旁边。
—“对了我们一起围围巾怎么样!”
—“哎呀……”
—阿尔强行把王耀拉到身边,脱下围巾迅速把两人绑在一起,不是很暖和……但至少比刚刚热多了,阿尔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条递过来。
—“这样啊——你想借钱?好啊我们回去在说……”
————
—王黯就这样被维克多拐到一个奇怪的地方,准确的说应该是山坡,山坡上种满了许多的向日葵,从某种意义上讲真是相当壮观的景色,黯朝着他挑了挑眉,指着向日葵问道:“所以,你带我来看这些有什么意义吗?”
—对方只是微笑着轻轻点了点头,王黯此时真想马上回到自己温暖的家里数钱,这里可是山顶——冷的要死啊,更何况黯他只穿了两件衣服,非常单薄的衬衫和一件大衣,哦……我明白了,你是想冷死我好继承我的钱是吧……爷告诉你想都不要想哦……
—“这些,都是用小黯当时送的种子种出来的哦……”
—他这么说着,伸出手抚摸其中一枝向日葵的花盘,就如同26年前那名青年伸出手接过自己递给他的种子那样……说起来,也到该去盗墓的日子了吧【bushi】,黯轻轻叹了口气,把手放上了维克多的肩膀。
—“圣诞节要到了,那群小崽子大概会安分许多不是吗?”
—“fufu~”
—END—
—emmm蜜汁烂尾啊,典型的卡文现象,本来还有挺多内容没写进去,但是写了连不上啊( ´_ゝ`)其它内容大概会在元旦贺文时补上吧?【元旦还想着挖坑系列】虽然我知道你们不会想看的。r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