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不要他的e了

最近处于考古状态,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也请不要じん慌XD
SMe表示不要无视他的e,混APH/UT/阳炎以及其他坑_(:з」∠)_顶置有详细内容,懒癌晚期不会画画的空巢老文手长期处于养老状态拥有一颗脆弱的小心灵【??】
请无情的用评论砸晕我吧!!
腾讯门牌号:2638578986
无聊的人可以来骚扰哦,表示很欢迎各位的↑

新年快乐啦各位,当然我知道这么俗气的标题不会有人来看的

一小时半的赶的超短小片段_(:з」∠)_主黑白伊那样?性格有ooc,如果有足够时间那么大概会是全员吧……瓦尔加斯们的跨年日常_(:з」∠)_
—看着闹钟上慢慢挪动的指针,静静的等待时针与分钟重合的那刻——客厅沙发上的人不耐烦的发出“啧”声,蹦蹦跳跳的回到客厅往沙发扑去,差点就完美命中那人的身子,迫不及待拿起茶几上的手机,手指轻轻触碰着屏幕。
—“喂,我说,不就是跨个年至于这么兴奋吗?”
—“因为这次大家都齐了呢ve—”
—手机屏幕的光照亮了脸庞,不时发出嬉笑声,身边的男人无奈的摇了摇头,拿起手边的遥控器随便按到一台,转过头望向房间里忙碌的身影,脸上不禁露出一抹微笑。
————
—距离2018年的到来,还有一段时间,但北/京已经变得相当热闹,在某个不知道明的地方,透过窗户明显的看到屋里的灯光和各种各样来往的人,当然屋主此时正坐在桌前悠哉地品尝茶水,坐在他面前的是一位小个子的黑发男人。
—“很感谢您会想起我。”
—“对了,这之后我们去神社看看吧。”
—“真的吗!非常感谢——”
—还没感动多久就被另一位棕发青年拉去整理房间里的东西,屋主放下茶杯,看向两人忙碌的背影,似乎还有什么心事的样子。
————
距离2018年的到来,还有半小时——
—金发的青年也坐到沙发上,轻轻推了推自己快掉下去的墨镜,拿起桌上盛满的酒杯,还没碰到嘴唇就被另一个家伙夺过,小心翼翼的放回桌上,直接与自家弟弟挤在一起。
—“弗拉维奥那可是老子珍藏的红酒!谁允许你动了岂可修!”
—“嘛反正迟早都要喝掉啦是吧弟弟?”
—卢西无所谓的把遥控器丢向弗拉,倚靠到柔软的沙发背上,揉揉太阳穴,半眯着眼眸说道:“真是烦人啊,弗拉你就别给我没事找事了。”
—“可是呢……”
—对方突然想起什么,刚开口又马上停下,起身走到他身后揉揉弟弟棕红的头发,不要脸的凑过去,空出另一只手捏着脸。
—“这都最后一天了卢恰你就不应该喊声哥哥吗?”
—“谁要喊你哥哥啊混蛋!”
—不耐烦的甩开弗拉维奥的“爱抚”,伸手拿起桌上的闹钟看了眼,说着什么去热瓶牛奶回来喝趁机离开客厅,原本就不大客厅在这时因为四个人挤在一起的缘故变得些许拥挤,嘛反正这本来就不是自己家呢,一下班就被自己的蠢常色扯回家说要一起跨年什么的,真的很幼稚啊。
还有,十五分钟——
—待卢西带着他的牛奶回来时那对兄弟已经横七竖八的躺在沙发上睡着了,自己的哥哥不知道跑到哪去,就连地上的手机走的也是如此安详。
—真是的明只自己不擅长熬夜还勉强下去呢……
—卢西捡起地上的手机放好,翻出遥控器调低电视音量,轻手轻脚的整理好客厅的一切,好的,现在只剩下费里西安诺和他的哥哥了,两人的肩膀靠在一起,看样子睡得很好,卢西小心翼翼地伸手抱起费里,生怕吵醒他,一步一步向着房间挪去。
—嘀嗒、嘀嗒、嘀嗒………很安静,可以感受到微弱的呼吸声,空出一只手勉强推开挂着门牌的房间门,伸手向墙上摸去寻找灯的开光,避开堆放在地上的文件向床的位置移动。
—把费里西往床上一丢,盖好被子,ok现在可以溜了,卢西这才想起他落在客厅的牛奶,连忙跑出去找,顺手提费里关掉电灯。
—在茶几发现了自己的牛奶,嗯,完好无损,无视沙发上的家伙再次回到刚刚的房间里,坐在床边静静平常自己的牛奶。
还有——五分钟
—60、59、58、57、56、55……
—闹钟声如约响起,卢西伸了伸懒腰,正
准备起身关掉闹钟时感觉被谁拉住了,回头一看发现是北/意/大/利,准确的说是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
—他眨了眨松溪的琥珀色双瞳,动了动嘴唇。
—“2018年快乐——卢恰!”
—END—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