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不要他的e了

最近处于考古状态,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也请不要じん慌XD
SMe表示不要无视他的e,混APH/UT/阳炎以及其他坑_(:з」∠)_顶置有详细内容,懒癌晚期不会画画的空巢老文手长期处于养老状态拥有一颗脆弱的小心灵【??】
请无情的用评论砸晕我吧!!
腾讯门牌号:2638578986
无聊的人可以来骚扰哦,表示很欢迎各位的↑

今日头条,某名男子在养鸡场外徘徊惨遭另一名男子射【划】糊一脸水,点我查看详细([ð]ω[ð])

1.肥肠核平的日常。
—北/意/大/利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便是那个长的和自己很像的人,被像是石油的东西包裹的身体完全与身后的黑暗融为一体,并且左眼会发出诡异的蓝光,简单来说就是这人很黑,就那种大半夜不开灯也只能看到在黑暗中发光的眼睛类型。
—“veΣ不要过来啊我什么都会做的!!”
—下意识的叫出声来,马上往后挪几步找机会逃跑,对方无奈的摇摇头,勉强扯出一个自认为很亲切的微笑向他靠近,但似乎适得其反,北/意/大/利后退的速度越来越快,嘴边喊着让自己不要过去,一手挥舞白旗投降。
—“请放轻松一点呢~我亲爱的朋友~”
—压抑住自己大胆的想法,把黑色的那只手背到身后防止吓到对方,虽然嘴上这么说,却出现在他身后抓住挥舞白旗的那只手。
—“德/国!日/本!哥哥!救命啊!”
—不知何时大腿被几根触手缠住无法行动,手中的白旗随手臂剧烈的颤抖掉到地上,被无情的踩了脚,脖子突然传来一股冰凉感拉回北/意/大/利的注意力,才发现自己被身后的家伙限制在怀中,黑色的触手围绕在脖子边似乎随时能够勒死他。
—突兀的枪声传来,子弹划破空气冲向两人,从地面出现的触手挡在面前拦下迎面而来的子弹,黑色怪物眉头皱起,感受到怀中不安分的北/意/大/利,黑色怪物伸手捂住他的嘴,凑近对方耳边轻轻吹一口气。
—这招很快起了效果,怀中的家伙果然安分许多,显然并没有注意到他脸上的红晕,萎下的呆毛已经暴露出他此时的心情,期间黑色触手又迅速为他们拦下几颗子弹。
—“啧,还真是麻烦……”
—声音由远而近,朝他们发动攻击的罪魁祸首渐渐从黑暗中出现,一身棕红色的军装即使脏了也不容易看出,腰间的橙色流苏随着行走有节奏的摆动着,神奇的四次元口袋里永远可以摸出几把小刀在手中玩弄。
—“ve?!卢恰你怎么也在这啊?”
—卢西安诺快步走到两人面前,无视黑色怪物的触手,伸手扯住北/意/大/利的领子,用力拉到身后,毕竟常色出了事对自己也没什么好事。确认他身上没什么伤后,拔出刚刚放回去的手枪轻轻对上黑色怪物的太阳穴,微微歪头向他微笑。
—“不好意思,他是我的东西——请不要在没经过别人同意下碰他人的东西。”
—“请冷静一点,这位先生,我想你是误会什么了,他,可是我的朋友~毕竟这个地方,可是,我•的•主•场。”
—黑色怪物皱起的眉毛渐渐舒展开,挥手收起地上的触手,“唰”一下在黑暗中隐去自己的身影,卢西转身在费里小声耳边说了句什么,费里立马就会意的点点头,卢西拍拍他的肩膀向前用力推去。
—“卢恰!身后!”
—费里突然朝卢西叫出声,消失的怪物重新出现在他身后,两人间有一段距离,怪物身前冒出的黑色触手伸向卢西,稍稍歪头躲过最先冲来的,反身抓住擦身而过的触手,用另一手上的手枪对准。
—“现在呢?怪•物先生?”
—“好吧,好吧,我投降~”
—在他这么说的同时手里紧抓的触手已经融化成黑色液体顺着指缝间流出,没有任何异味,即使如此卢西还是嫌弃的用力甩手想要摆脱这摊看上去就非常恶心的液体,黑色怪物笑嘻嘻的出现在他面前。
—“初次见面,人们总是称我为Fauchereve,我的朋友更喜欢叫我reve,另外现在我们应该属于意识体与肉体分离的状态,而我们的意识体,大概是被什么卷入这个地方。”
—“fau……che……reve……?嗯……我可以直接叫你梦魇先生吗?”
—“没问题呢~”
—“你怎么会明白这些?莫非,把我们弄来这里的就是你?”
—总算是处理完手上液体的卢西插入两人的对话中,推开北/意/大/利自己凑上去。
—看样子应该不会再打起来了?北/意/大/利轻手轻脚的朝一个方向走去与他们拉开距离,果然还是离他们远点比较安全吧,不过刚刚没走多远就差点被什么东西绊倒,稳住身体的平衡才没有直接摔到上面,仔细一看,发现又是个和自己很像的人。
—难道刚刚他说的是真的??北/意/大/利半蹲着伸出食指去戳他的头,但对方没有任何反应,甚至差点穿过他的额头,北/意/大/利呆毛一抖,喊着叫着跑回原地告诉他们这事。
—“卢恰快来,这里还有一个!”
—“?!”
—卢西愣在原地遭逼的看着常色跑来,身边的梦魇已经跟着北/意/大/利去找发现另一位受害者,当卢西到达时看见怪物和常色蹲在躺尸的自己身边围观。
—“遇到自己同体的感觉怎么样啊?”
—嫌弃的推开怪物凑上去仔细查看,果真与自己一模一样,不仔细看是无法发现衣袖里藏着的钢笔,那大概就是唯一不同的地方?等等有什么意义吗?
—“哦呀这个意识体的状况似乎和我们有什么不同呢,他似乎算[已死之人]呢~”
—“现在怎么办?”
—Fauchereve还是很尽职的为他们讲解,北/意/大/利伸出食指放在鼻前试探,就如他所说感觉不到一丝气息,不过既然来到这个意识体世界,那么证明他应该还有意识,或者说是怨念什么的,安全起见卢西让他先待在“尸体”边待命,自己和Fauchereve去附近看看还有没有同样来到这的“受害者”。
————
—在原地待到发霉的北/意/大/利感觉有谁在戳自己身后,回头发现又一个自己,身上的白衣与这里形成鲜明对比,可以很明显的找出他,只是……有点矮?,因为头上的帽子才勉强使两人一样高,对方相当恭敬的称呼自己为“先生”。
—“北/意/大/利先生……总算是再度见面了,你还好吧?”
—“ve?”
—“果然是全忘记了吗……算了,这也是可想而知的……”
—对方的眼瞳暗淡下来,似乎在对此感到失落,北/意/大/利歪了歪头发出“ve”的声音,他思索着,呆毛抖了下,眼里重新出现一丝光彩。
—“那么,C,Ciao,北/意/大/利先生,我是水之都教堂的守护者——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我想,我们曾经应该有一段不错的冒险经历呢……”
—“呜哇是这样吗!啊对了你好像Bella啊!我可以叫你Bella吗?”
—北/意/大/利似乎因此想起什么东西,凑上起想要看清他的眼睛,费里脸色一黑,刚亮起没多久的眼眸又重新暗淡下来,强行推开他的脸向后退几步,无奈地说道:“我是男的……”
—“没关系就叫Bella吧!Bella!而且这样也不容易搞混呢!”
—“……好吧”
—Bella看着眼前蜜汁兴奋的国设,轻声叹口气,希望接下来情况会好转些,
—“喂,我们回来了蠢货!”
—听到卢西的声音北/意/大/利马上停下他的举动,一手拉住Bella的袖子想把他往那边拽,刚扶好帽子的Bella被这么一拽帽子又歪了,回过神才发现自己正被国设拽着走。
—“卢恰卢恰!我又发现了一个我,还特别像Bella呢!”
—“……卢西安诺!”
—“哇Bella原来你眼睛也会发光啊!等等冷静点不要打架啊你们!”
—落在卢西后面的Fauchereve转过头看了眼跟在自己身后畏畏缩缩的意/大/利,特意停下等他跟上,意/大/利瞟了眼自己,直接跑向卢西的方向,留下被冷落在一边的Fauchereve。
—“不要无视我啊Σ”
—当每次卢西想要靠近Bella仔细观察时,他总是会后退与自己拉开距离,就像是故意的,卢西不耐烦的直接拽着他的袖子拉近自己。
—“我说……你是在耍我吧……”
—“…………”
—“喂,你该不会是个哑巴吧?说话啊!?懦——”
—水声打断他接下来的话语,待卢西安诺反应过来身上的衣服已经全都都被冰凉的水侵湿,挂在发丝上的水珠往下滴,呆毛也因为水珠的重量稍微向下垂了点,整体看上去相当狼狈呢。
—Bella不知何时躲到北/意/大/利身后,变成海蓝色并且会发光【划】的双瞳注视着卢西接下来的举动,北/意/大/利识趣的往旁边挪了挪,Fauchereve出现在北/意/大/利身边拍了下他的肩膀。
—“veΣ原来啊梦魇先生啊……”
—“嗯……这里是发生了什么啊……”
—在北/意/大/利手忙脚乱的为他们解释时,Bella与卢西依然在僵持,几分钟后,确认卢西没什么危险后,缓缓向他靠近。
—“你不会是来嘲笑我的吧?也罢,难得让你们看了一回我的狼狈样,还真算是便宜你们。”
—“卢西安诺先生……?你,您还好吧……?”
—“?你觉得被糊一身水会好吗?”
—“嗯……总之有点抱歉呢,认错人了……”
—表示不是很懂你们这些常色的脑回路,卢西边用弗拉强行塞给自己的毛巾擦拭军服上的水边“哦哦”几声敷衍下Bella的问题,Bella站在面前静静凝视着卢西安诺。
—“Σ又怎么了吗……?有时间在那边看不如来帮我,喏。”
—“哦……”
—Bella眼前一亮,点点头拿起塞入怀中的毛巾,伸手替卢西擦掉脸上的水。
—“等等轻点——很疼的啊,还有这是刚才用来擦衣服的至少也要给我反一面,很脏啊这样!”
—“我刚刚已经反过了……卢西安诺先生你也别乱动,这样不好处理。”
—总之是如此有爱的一幕啊【pet】,Fauchereve在一边与两只意/大/利正聚精会神的研究躺尸的另一个卢西,为了防止认错,北/意/大/利让他们称呼自己为威尼斯诺,跟Fauchereve回来暂时称呼为意/大/利,三人无所事事的坐在“尸体”身边,把“尸体”围在中间,意/大/利全程用疑惑的眼神看向他,轻声问道:“你们确定他真的还有救吗?”
—“应该……?”
—“痛……”
—“还活着诶!”
—END—
嗯久违的更新已经不想管标签的事了【望天】其实还有0的你们可以去找找_(:з」∠)_反正什么食用事项都写在那边了,另外补完梦塔才发现梦魇的性格好难写( ´_ゝ`)啊另外我们这个好像没有什么cp倾向来着……?最后让我BB一句就一句!
啊他们真好啊Bella真可爱啊费里真可爱啊卢西真可爱啊Danny医生也是^p^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