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不要他的e了

最近处于考古状态,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也请不要じん慌XD
SMe表示不要无视他的e,混APH/UT/阳炎以及其他坑_(:з」∠)_顶置有详细内容,懒癌晚期不会画画的空巢老文手长期处于养老状态拥有一颗脆弱的小心灵【??】
请无情的用评论砸晕我吧!!
腾讯门牌号:2638578986
无聊的人可以来骚扰哦,表示很欢迎各位的↑

蜜汁小段子系列二——各种各样的日常

想不到吧我又来了!←pet
性格有ooc/玻璃渣?/cp伊双子、黑白伊、就一小点的天使组/私设自设出场/拼死拼活凑了五个很迷的东西/1是有些模仿了某人的文风至于是谁自己猜/2、3群里日常梗/4详细来历请翻记录【??】/5小莫的那个漫画改文/都是古老的产物√/全程渣的要死!!【重点】
1.费里的摸鱼日常
    蔚蓝的海水映照出天空的身姿,偶尔几只海鸟飞过,泛起淡淡的涟漪,中心的教堂静静耸立着。海风拂过,一层又一层海水在风的带动下拍打着岸边的岩石,与海鸟的鸣叫声相互映衬。
    阳光穿过玻璃打在教堂的地毯上,透过玻璃隐约看出有两个人影正在交谈什么。
    棕发青年蹲在喷水池边,红色的缎带垂到地上,伸手探入水中,衣袖随着胳膊迅速滑下,他急忙挽起衣袖。
    轻轻在水中挥动手,不自然的就笑出了声的。
   “笨蛋弟弟你原来在这,可真是让我好找啊岂可修!”
   身后传来耳熟的声音,他愣了愣,慢慢转过头看向声音的主人,嘴角抽了下,问道:“哥,哥哥,有,有什么事吗?”
   “别把手伸到水里,容易感冒……”
    他好心提醒道,费里点头乖巧的把手收回,随便用袖子擦掉手上的水。
    哥哥不知何时走到自己身边,伸出食指轻轻弹了下自己的额头,费里歪头发出“ve”的奇怪声音,漂亮的琥珀色的眼瞳眯缝成一条线。
    “笨蛋弟弟你是不是又让卡斯帕一个人看教堂了??”
    罗维再次弹了下额头,呆毛因为生气上下抖动,费里“ve”几声,低头防止哥哥戳自己的额头,罗维看弟弟没有吭声,嘟起嘴继续说道:“他们都告诉我了,你以为让那家伙不说,我就不会知道?”
    “ve……哥哥……对不起……”
    费里小声向哥哥道歉,罗维愣了愣,把手放上弟弟的脑袋,揉了揉他舒适的棕发,由于这个举动费里不得不抬起头看着哥哥。
    “笨蛋……以后……如果想出去玩的话……还是先跟我说声比较好哦……”
     罗维的脸边浮现出红晕,别过头不敢直视弟弟的眼神,音量越来越小,费里“哦哦”几声扑上去抱住哥哥,变成爱心的呆毛与罗维的呆毛交叉在一起。
    “哥哥最好啦!”
    蹭了几下哥哥的脸,就被罗维嫌弃推开,红的熟透的脸颊早已暴露一切。
   “笨蛋弟弟……才不是……不放心你呢……”
    “如果……能一直这样就好了……”
2.卢西PaPa的带孩子日常
—卢西安诺看着眼前只有自己大腿那么高的小家伙,手中的药剂掉到地上,刚好从门外路过的费里西安诺闻声推开门走了进来。
—“…………”
—气氛在一瞬间蜜汁沉默下来,两人低头看着地上的孩子没有说话,直到他“ve”一声,两人才出现新反应。
—这一切都要归功于永昼城一点也不傲娇的城主大人,就在几秒前卢西还在犹豫这东西能不能喝,随手拉来自己的常色想着看看有没有危险。
—威尼斯诺看现他,从被迫喝下药水到变小,他对此还有印象,费里半蹲下来试图和威尼斯诺交流,北意茫然看着比起自己高出一个头的Bella……
—“……北/意/大/利先生交给你了,毕竟是你造成的”
—“……如果有什么意外的话”
—“……”
—“……等死。”
—似乎是向自己下最后的通碟,卢西把北意抱到床上放好,随便敷衍几声马上把费里送出房间,费里走前似乎还揉了揉北意的脑袋,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
—算了,自己惹出的麻烦总不能把这蠢货丢在那不管吧,而且……万一哭了把他那麻烦的哥哥引来可就糟糕了,明明自己还是伤员……真是无情……
—“好了蠢货,接下来我们……”
—待卢西反应过来,费里已经自觉的爬到床上坐好,军装的长袖被无情的踩在脚下,稍不注意就会跌倒,卢西替他脱下外套披在身上,转身打开衣柜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衣服给他套上。
—…………
—衣柜里挂满了清一色的军装和衬衫,卢西默默关上衣柜走回床边时,费里已经倒头睡着了,披在身上的衣服被踢到床下,卢西掀开自己的被子给他盖好,弯腰捡起地上的衣服盖上去。
—费里突然打了个喷嚏,翻了个身继续睡觉,卢西这才想起自己感冒的事,哦看来这个蠢货也感冒了……算了,洗头去~卢西翻出一条毛巾,走向房间自带浴室里。
—今天就不去外面的浴室,就干脆在这洗得了,随手把手机塞到口袋中,脱下皮手套放好,拿起喷头伸手放上水龙头。
—经过一阵蜜汁处理,卢西放下喷头,发丝上挂着水珠,湿答答的头发换作平常卢西都不怎么会去管,但是现在——如果不弄干净感冒会更严重的啊!为了能尽快养好身体搞事,卢西不情愿的拿起电吹风。
—从浴室出来后,发现自家常色躺在床上睡得正香,嘛,小孩子啊,的确挺能睡,罪恶之手伸向他的被子,但卢西想了想,还是自己躺进去,刚好碰到费里的身体,此时的体温比自己高出许多,卢西把他抱在怀中……能这样近距离的与常色相处还是第一次……
—牛奶Σ
—突然想起什么卢西从被窝里坐起,冷到发颤的手伸向衣架,取下外套穿好,轻手轻脚地为常色盖好被子,自己出门往厨房方向走去。
————
—打开冰箱,看那排列的如此整齐的牛奶,大概不用想都能知道是谁的杰作,还剩挺多的呢,随手拿出两瓶放到桌上。
—这样好像不方便他喝吧……
—真是个麻烦的家伙……
—卢西安诺这么想着,轻轻用小刀割开其中瓶牛奶包装,随手翻出一个杯子在水龙头下简单冲洗好就把牛奶全到进去,然后放入微波炉按下开关在原地静静等待着。
—几分钟后,热腾腾的牛奶出炉成功√为了方便自己的蠢常色食用卢西扒下牛奶盒上的吸管拆开塑料包装放到杯子里。
—为什么我要这么贴心啊……算了……看他是个小孩子的份上,就暂时好好照顾下吧。
3.坑蒙拐骗卢恰日常
—才刚痊愈没几天,卢西安诺再次找到Bella想要与他干架
—卢西展开翅膀飞到半空中,只要在高些就能撞到天花板上,吊灯一脸惊恐的在他旁边晃,北/意/大/利默默躲到门口以保证自己的性命安全,Bella身边溅起的水花凝固成几只利剑飞向浮在半空的卢西,卢西侧身躲过顺手丢出小刀,费里挥手打掉卢西的小刀,回过神才发现眼前空无一人。
—费里闭上双眼,举起一只被淡蓝色光芒包围的手掌,魔法阵上的符文与他产生共鸣,随着符文一个个亮起,身边出现的屏障挡下出现在身后卢西的攻击,仔细看能发现上面已经出现裂痕,气流吹起他的白色长裙【划】袍,红色缎带飘舞在空中,嘴中念动着不知名的咒语。
—两人间的距离在不断缩短,费里突然睁开淡蓝色的双瞳,挥动手掌在空中画出一个十字,随着爆炸声响起,威尼斯诺马上躲到门外抱紧怀中的手机瑟瑟发抖,随后教堂的大门就被华丽的炸开了。
—“咳咳……Bella!卢恰!你们没事……吧?”
—教堂门的尸体无辜的躺在一边,北/意/大/利跑回教堂查看两人的情况,卢西与费里两人站着对峙,卢恰已经收起自己的翅膀换回军服,Bella脚下的魔法阵虽已消失,但双瞳还在散发出诡异的蓝光。
—下一秒卢西就倒向费里,北/意/大/利连忙上前拉起他,让他一手搭在自己肩膀上,卢西突然抱住自己,伸手夺过北/意/大/利另一手的手机,随手推开他溜出教堂。
—“啊……糟了……”
—Bella皱起眉毛,脸色一黑,追着卢西离开教堂。
————
—总算是看到Bella的身影,他一手拽着卢西的领子,另一只手高举着手机防止他拿到,卢西似乎在他身后……
—“呜哇Bella卢恰他怎么了?!”
—“记错咒语了……不小心………总之,交给你了!北/意/大/利先生。”
—费里把手机郑重的交给北伊,把身后的卢西甩带他怀里,转身跑回自己房间“砰”的下关上门,留下在风中凌乱的北/意/大/利与他怀中的卢西。
—“坏人!手机给我啊啊啊!”
—卢西突然用力踩了下费里的脚,费里手一松手机掉到地上,还未编辑完的信息发了出去,卢西捡起手机塞回口袋里,拉开衣裙下摆的口袋,随着“哗啦啦”的声音,一堆刀子从里面漏出,用刀柄狠狠捶向下费里的后脑勺,又找出一根绳子绑好,拖到房间里。
—卢西处理完费里爬上自己的床,趴在上面愉快的玩着刚刚缴获的手机,突然想起什么,试着从床上站起,却被高度吓的瘫坐在地上。
—感觉坐到什么很硬的东西,卢西再次伸手拉开衣裙下摆的口袋,一把黑色手枪从里面掉出来,上面的几道裂痕十分显眼,卢西把手机丢掉,拿起那边枪愉快的玩起来, 模仿起记忆中哥哥的动作试着给手枪上膛。
—“咔嚓”房间的门被人打开了,卢西浑身一颤,黑漆漆的枪口对准推门而入的那人,弗拉脸上的微笑瞬间消失,他迅速伸手夺过对准自己的枪丢到身后,单膝跪下对上他酒红色的双瞳,缓缓开口问道:“弟弟……我听费里他们说你……出了点事……你没事吧?”
—“哥哥……?你的头发怎么变成这种颜色啦?还有那个墨镜的颜色!看上去好难看啊!”
—“???”
—看到哥哥的脸色越来越阴沉,卢西反而更加变本加厉的捶了下哥哥的肚子,弗拉强忍着怒气抓住他的手,另一手取下他的帽子,轻轻拍掉外套上的灰尘,起身从旁边的衣柜翻出几件衣服和浴巾。
—“不如这样吧,和哥哥一起去洗澡怎么样?”
—“好啊!”
4.我们之中混进了个眉毛很多的人日常
—风,轻拂着草地,散在草丛中的野花随风舞动起自己的身躯,几只蜜蜂从林间穿过,阳光透过叶缝映照地上,随着树叶的飘动发出“沙沙”声似乎是在为花儿的舞蹈鼓掌。
—风突然变得暴躁许多,乌云挡住阳光的视线,树叶在空中飞舞,半空中出现的魔法阵泛着淡淡的蓝光,周围的空间在一瞬间内似乎被什么撕裂开,穿着白袍的青年凭空出现在草地上。
—魔法阵渐渐消失,风,停下了,一切又恢复刚刚的样子,鸟儿诺无其事的在林间嬉戏,阳光尽职的照亮每一处,唯独草地上多出一个人。
—睁开自己琥珀色的双瞳,其间染上一丝淡蓝,捂着头从地上爬起,手边似乎碰到什么东西,底下头,才发现是朵勿忘我躺在手边,所有事情接连涌入脑海中,一个个片段在眼前闪过,记忆似乎还停留在哥哥把自己传送走的那刻,小心翼翼地捡起勿忘我收好,慢悠悠的向一个方向前进。
————
—经过半小时的步行,眼前总算是出现人类的影子,因为一身白袍的愿意在人群非常的引人注目,这让费里感到不自在,总感觉无论做什么都会有人看着。
—“神谕者大人!”
—不知道是谁在人群叫了一声,越来越多的目光聚集在自己身上,身体不自然的开始颤抖,慢慢向后退了一步。
—“真的是神谕者大人!”
—“神谕者哥哥!”
—人群中爆发出越来越多的声音,几乎所有人围在自己身边,年幼的孩子扯着自己的长袖,这让没怎么接触过外面世界的费里开始凌乱。
—被这样围下去也不是办法,费里决定拼一下,鼓起勇气开口道:“其实……我不是你们口中所说的神谕者,那个,只是我的哥哥罢了……”闹腾的人群瞬间安静下来,费里舒了口气,继续说道:“我……只是来这边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建房子的材料……”
—“我到可以稍微帮点忙……”
—一位金发青年从人群中站出,如宝石一般流光溢彩的祖母绿双瞳对上自己的视线,很美丽的一双眼睛,如同哥哥的一样,看他身上的服饰,似乎不是人类,绿色的披风长到腰间,仔细看有一对翅膀隐藏在披风里,拿着魔法棒的手在空中挥动,飘忽不定的眼神暴露了他的真实想法。
—“那么……拜托了呢……”
—被他这么一带动,人群再次沸腾起来,有的提供材料,有的要来帮忙建房子……费里手忙脚乱的向他们道谢,因为害羞所涨红的脸颊让他此时看起来就像跟随父母出门的孩子,突然感觉到有人碰了下自己,敏感的甩手躲开,仔细看才发现是那位金发青年,气氛变得尴尬起来,对方的脸也慢慢变红,别过头看向一旁,小声说道:“我……我可不是为了你,我只是……只是无聊罢了……”
—“…………”
————
—经过一周的努力,房子建好了,当天有许多镇民送来礼物,其中包括那位金发青年,他递过礼物盒,拆开才发现里面是一个亮绿色的花瓶,仔细看还能发现上面刻有花草的图案。
—“那个……我看你这几天一直带着朵花,所以,我在想你需不需要花瓶什么的,就挑了这个……”
—对方伸出手轻轻取出自己放在腰间的勿忘我插到花瓶中,有了花瓶的保护,小小的勿忘我不在像前几天那样弯着身子,高傲的抬起头现世人展示自己的光彩,仿佛在告诉他人自己也有依靠存在了。
—在绿色的映衬的勿忘我明显许多,贪婪的汲取瓶中的水分,恍惚间似乎看到了一直被哥哥保护在身后的自己,泪水顺着脸庞流下,接过花瓶轻声像他道谢。
—对方从口袋里拿出白色的手拍擦掉脸上的泪水,费里愣住了,他嫌弃的把手帕塞到自己怀中,拍了拍肩膀,特意压低声线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比较温柔。
—“如果想哭的话,就痛哭一场吧……不必顾虑那么多;如果想他的话,就看看手中的花吧,他其实一只都陪伴在你身边的……”
—“谢谢……”
—声音中明显带上一丝哭腔,收好手帕走回家中,望着他孤独的背影,他轻声叹了口气,转身离开这个地方。
—“基尔伯特……?那个孩子,似乎已经死了呢……”
————
—花毕竟不是永恒的,像人的生命,终会有死亡的一天,就算在怎样的细心呵护……
—费里看着瓶中的已经有些枯萎痕迹的蓝花,好看的眉毛皱起,自己每天都会带着这只花去到海边,静静望着大海的深处,没人明白他究竟在看什么。
—日复一日,勿忘我最终只剩下一片花瓣在陪伴自己,海边的岸上,孤单的背景静静望着一切,身边放着的花瓶中,蓝花无力的垂下头,宛如年迈的老者在等待死亡的降临。
—凉爽的海风吹拂起自己的发丝,在风中摇曳的蓝花还是迎来了它的死亡,最后一片花瓣掉到地上,勿忘我永远底下了它的头,再也不会抬起,在眼眶中打转的泪水,仿佛段了线的珍珠,再也没能控制住。
—“哥哥……哥哥,为什么,为什么你要离开我……为什么啊……”
—泪珠打湿了衣领,耳边的十字架在风中摇晃,一个个画面浮现在眼前,伤痕累累的哥哥挡在面前,迅速启动地上的传送法阵,用力将自己推进魔法阵的范围之内,剩下的,就是哥哥在光中消失的身影,隐约间看到他动了动嘴唇,想把这最后一份情感也传达给自己:“因为……你是我的希望啊……”挂着标准的笑容让自己“完好无损”的离开教堂……留下自己与水之都被大海吞噬。
—太阳渐渐从海平面落下,黑夜吞噬了剩余的光明,悄悄走来的夜晚开始了他的主场,费里停下无力的哭泣,从地上爬起,擦掉眼角的泪水转身离开。
—一个声音从无尽的黑暗中传来,那是他最熟悉不过的声音,停下脚步静静看向海面。
—“放弃吧,你永远属于我……”
—“你只属于我一个……你不需要任何人……”
—“你……只需要我……就够了…”
—视线所及的范围渐渐陷入黑暗之中,除了黑暗,还是黑暗……身后有谁在?第六感在告诉他,能够清楚的感受到那人的身体…没有任何温度……以及……感情,能感受到的,只有那份无穷无尽的,过于疯狂的爱。
—“你……就和我永远在一起吧……”
5.费里西的……emmm日常
—“咔嚓”声传来,才意识到自己的房间门被人打开,放下手中的羽毛笔,夹回书中,慌忙把面前的书收好,回过头看着某个不敲门就擅自闯入自己房间的混蛋。
—“呐……我呀……哥哥……或许不是你弟弟吧……”
—平常一直把微笑挂在脸上的弟弟这时难得的正经起来,罗维愣了愣,脸色渐渐阴沉下来,开口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说…”
—“你的弟弟是……水之都的守护者吧……真的很厉害啊……能用很厉害的魔法,很能干呢……”
—“哥哥也……很喜欢他吧。”
—琥珀色的眼瞳中潜藏着一份对于过去自己的憧憬,还有着羡慕……罗维动了动嘴唇,似乎想说些什么,开口后却又闭上嘴,阴沉的脸色已经判断不出他此时的心情。
—“而我呢……连魔法也使不出来”
—“经常惹哥哥生气……”
—“人还很蠢,又不中用……”
—挥了挥空空如也的手掌,没有出现任何东西,就连基本的魔力也感应不到,似乎是因为回想起自己做过的蠢事,泪水渐渐模糊了双眼,用一种近乎恳求的语气向哥哥恳求道。
—“所……所以……哥哥……请不要……抛弃我……”
—“啧……”
—真是的……这种自卑感,还真像以前的你啊……罗维紧握的拳头微微颤抖着,其中还包含对自己的自责。
—“你这个笨蛋弟弟!你是傻逼吗!谁会随意讨厌你抛弃你啊!”
—与往常一样朝着他大吼大叫,费里停下他那无用的哭泣,愣在原地没有说话,静静等待哥哥的举动。
—“唉算了……别哭了好吧……哥哥这样做……也是为了你好啊……”罗维半蹲下来尽量与弟弟平行,伸出手替他擦拭掉挂在眼角的泪水,温柔的轻声安慰着。
—事物啊……总会伴随着时光消逝的……如果能全部忘掉就好了啊……对了,我忘记了呢,你早就把那些全忘了…
—我只是……不想在经历一次……你因为我而死的事情……傻弟弟……无论你变得怎样……你永远都是我的至宝……呢
—伸手接住飘落的花瓣,看了眼最后一朵勿忘我,眼里流露出忧伤的神色,敏感的转过头习惯性的望向角落,身体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越来越透明,仅剩一点虚体,恍惚间似乎能看到他嘴角的一抹微笑,剩下的……只有那神圣的金色十字架和已经飘落的淡蓝色花瓣。
—END—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