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不要他的e了

最近处于考古状态,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也请不要じん慌XD
SMe表示不要无视他的e,混APH/UT/阳炎以及其他坑_(:з」∠)_顶置有详细内容,懒癌晚期不会画画的空巢老文手长期处于养老状态拥有一颗脆弱的小心灵【??】
请无情的用评论砸晕我吧!!
腾讯门牌号:2638578986
无聊的人可以来骚扰哦,表示很欢迎各位的↑

如何完美的拆掉一个鬼屋

大概神罚组/RPG人物设定/性格严重ooc/渣文笔/无良作者上镜预警/流水账预警Σ!/后期罢工系列
—费里拽着卢西安诺的手臂匆忙跑到长椅边,长期没有多大运动的身体很快因为这段短跑开始喘气,费里扶着长椅把手撑起身体,脸色涨的通红,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
—“喂,有什么事吗,懦夫?”
—卢西安诺坐在长椅上,故意在费里眼前晃了晃手中的冰淇淋,伸出舌头轻轻舔舐着。
—“卢西安诺……算了,我今天不是来和你打架的”
—费里特意向旁边挪了挪隔出一小段,伸手指向不远处的破旧小屋。
—“就在刚才,我被北/意/大/利先生强行拉进鬼屋,结果回个头就发现他不见了……”
—卢西惬意的眯起眼睛享受舌尖传来的冰凉,顺着费里所指方向看过去,破旧的小屋前站位位类似工作人员的家伙,他手臂上缠着一条小黑蛇,正靠在墙上休息,用帽子半掩着自己的脸。
—“所以……为什么你不待在里面找他,偏偏要出来呢?”
—卢西歪头问道,费里脸色一青,默默把视线转向别处,用着近乎颤抖的声音说道:“我,我还以为,北/意/大/利,他,他自己先出来了,所以,所以就想着大概可以在出口找到他,于,于是就自己先出来了……”
—“这样呐……那为什么又要找我一起呢?难道你是怕……”
—费里突然抓住卢西的手用力一推,冰淇淋因此强行塞入嘴里,堵住了他后半句话。
—“因为……我没钱买票……”
—“唔……”
—顺手递上张白纸让他自己解决,卢西吐出嘴里冰淇淋剧烈咳嗽着,直到擦干净军服上的奶油才起身走向鬼屋。
—“这可真不像你呐,卢西安诺……”
—“怎么?我陪你去还有意见?其实我把钱给你让你自己买票进去也可以呢——”
—“等下,别走那么快……”
—发现两个人的到来,手上的蛇用力勒了下手臂,吓得他脸上的帽子直接掉到地上。
—“请来两张票,谢谢……”
—“哦Σ好的,给。”
————
—两人站在黑漆漆的小房间中,视线所及范围内只能看到对方的身影,突然感觉有谁在黑暗中拉了拉自己的衣袖,卢西下意识转过头,还被等开口对方已经抢先一步询问。
—“卢西安诺,你拉我干嘛……?”
—“我?”
—卢西拿出手机照亮自己的脸,手指在上面轻轻滑动打开手电筒,照向费里的位置,指了指他身后。
—凭着手机微弱的光费里发现了真正的“凶手”,细长的触手用吸盘吸附找自己衣服上,费里脸色一黑,拿出矿泉水打开倒在地上,手掌被蓝色的光所包围,地上的水向他手边靠近凝固成长矛,用力抛向触手的位置。
—随着惨叫声响彻云霄,吸附的触手“啪嗒”一声掉到地上,卢西默默关上手机为那触手的主人所默哀,费里收起矿泉水瓶,示意继续前进。
————
—费里不知所措的站在一堆奇怪的东西中,由于前一个房间的门被锁上的缘故所以只好先到隔壁来看看,四处张望着,小心翼翼的迈出左脚前进一步,这里似乎是个卧室,卢西不知何时摸到床上坐下,费里眼前一亮,说道:“这里……似乎就是我和北/意/大/利先生走散的地方呢……”
—“那就好办了……快用你的魔法翻天覆地一下,说不定那个蠢货就会被吓出来了呢……”
—“不行……会误伤到北/意/大/利先生的……”
—费里站在衣柜前,边说边强行打开了衣柜的门,卢西突然把他往后一拉,因为重力问题两人摔倒地上。
—几只箭从里面射出,擦着费里的头发飞过,碰到墙上深深的插入墙里。
—费里心有余悸的回过头看着那几只箭,理好自己的领子爬起,动了动嘴唇想说些什么,但一想到卢西幸灾乐祸的表情却又闭上。
—“不好好感谢我一下吗?”
—费里冷漠的从地上爬起,继续调查房间里的东西,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黑暗中闪着光,手中轻轻点燃一张蓝灯,慢慢向闪光处靠近。
—走到墙角才发现是墙纸的一角因为失去粘性而卷起,暴露出的玻璃在黑暗中闪着光,费里起身招呼卢西过来帮忙
—“真是麻烦……”
—卢西把耳朵贴在墙上,轻轻用手敲打着辨别厚度,确认之后伸出食指比划着,微微眯起一只眼,随后用脚踹向那个地方。
—啪嗒一声,眼前的墙面轰然碎裂,费里默默后退几步防止自己被砸到, 玻璃块飞的到处都是,从未见过的房间展现在两人面前。
—“这是……暗室吗……”
—“还记得吗?我们刚刚发现的那个房间,如果没有想错的话,那么那里应该就是隔壁的房间了哦……”
—“走吧,北/意/大/利先生说不定在那边。”
—卢西:为什么……我竟然不如我的常色……
—被玻璃隔开的房间里很干净,与这边固然相反,靠近门边的桌上放着根蜡烛,微弱的火光在黑暗中摇曳着,至少照亮一小块的空间,费里轻轻打了个指响,蓝灯再次出现在他手中。
—房间的最中心画着一个魔法阵,类似电影中的吸血鬼棺材放在魔法阵中心,好像是弄什么仪式的样子,费里小心翼翼地靠上去,伸手碰上棺材盖子。
—“咔嚓”
—风吹灭了他手中的蓝灯,有什么东西从棺材里蹦出。
—“哼哈哈哈哈!我可是恶魔哦!今天我就要来取你的性命!”
—“北/意/大/利……先生”
—“你在说什么呢!我可以这栋房子的妖精……不对恶魔先生哦!!”
—“够了……北/意/大/利……先生”
—“呜哇BellaΣ你要干什么啊Σ不,不可以,那个东西不可以用啊!!好,好凉快Σ”
—“现在找到人了,我们也可以出去了吧?”
—“………………”
—“等等啊你们听我解释我只不过是想和你们玩一玩而已!!”
—END—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