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不要他的e了

最近处于考古状态,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也请不要じん慌XD
SMe表示不要无视他的e,混APH/UT/阳炎以及其他坑_(:з」∠)_顶置有详细内容,懒癌晚期不会画画的空巢老文手长期处于养老状态拥有一颗脆弱的小心灵【??】
请无情的用评论砸晕我吧!!
腾讯门牌号:2638578986
无聊的人可以来骚扰哦,表示很欢迎各位的↑

「假酒害国……?不,已经是在害神了Σ」

自我满足系蜜汁产物/性格严重ooc真的非常ooc/私设自设出现/流水账预警/RPG设定/假装是剧组的幕后日常/皮着伊双的上帝先生X罗维诺/雷者慎入!!!
【看完后请不要做出殴打作者、丢锅里煮了吃、按在地上摩擦等举动】
本文又名——!!
pop罗与pip帝
魔法罢工路德
目隐惨案的圣职者
上帝大人想要变得可爱
路德维希想要治好胃痛
我的上司们不可能怎么不靠谱
—正——片—
—昏暗的灯光下跪坐着瘦弱的身子,淡淡的蓝色光球在他身边跳跃徘徊,缓缓睁开朦胧的双瞳,眼前蒙上一层雾使他无法看清现在的情况,艰难的动了动双手,发现手臂上已经被勒出几道勒痕,微微拧起细长的眉毛,嘴角不禁抽动了下。
—低下头用舌头试着够到绳子,努力的伸长舌头,直到舌尖传来一丝冰凉,他又加快嘴上的动作想要勾起细绳。
—“轰!”
—突然其来的光明让他下意识闭上双眼,有谁逆光站在房间的门口,好不容易适应了眼前的亮度,在抬头看清来者样貌时眼神又黯淡许多。
—“总算是找到了……你们到底是怎么绑的可以绑成这样……”
—“ve……不知道,毕竟是神谕者哥哥干的……”
—还没弄清现在状况的上帝眼睁睁的看着两人向自己逼近,然后手忙脚乱的尝试解开手上的细绳,眨眨双眼疑惑的看向跟在来者身后的家伙,对方也注意到视线的来源,抬头微笑。
—“真麻烦……还不如拿刀割断好了……”
—“不行啊卢恰Σ这个在之后的拍摄还要用!!”
—紧握的小刀闪着寒光,要碰触到细绳的那刻又停下了,顺着手腕看去才发现及时被人抱住手臂,那两人还在为要不要用刀割开这事而争执。
—“虽然这种时候打扰两位不好……但是……门外有人在——”
—默契的转过身看向门口,刚好碰上探头偷窥之人的视线,对方也没有在掩饰的意思,干脆迈出前脚踏入房间。
—“路德先生,你怎么又回来了,戏不是已经拍完了吗?”
—“不是,刚才本想去书房看看能不能找到食谱什么的,结果那个人拉住我并且跟我说密室这边出事了,所以就赶过来了……”
—卢西拦住想要冲上去给他一个拥抱的常色,用命令的口吻指示路德过来帮忙,原先犹豫的路德看到他们身后的上帝先生点了点头,才缓缓走过去。
………………
—“是拉这条吗……?”
—“疼……”
—“我觉得应该是这条吧?”
………………
—“看来只要解开这个就行了!”
—“不愧是和德/国长得一样的人,好厉害!”
—上帝如释负重般放下双手,长时间的僵持都快感觉这不是自己的了……稍微活动手腕以确认它们还有知觉,一旁的卢西仍然在把玩小刀低声嘀咕着割开就好了,路德细心的整理绳子,北/意/大/利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所以,你们突然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还占用着费里身体的上帝为了方便把手收到袖子里,歪头微笑着看着三人,丝毫没有受到脖子上铁项圈的影响。
—“是这样的上帝先生!为了庆祝神谕者哥哥连续十三年获得「三好员工」嘉奖以及你们顺利开播!弗拉哥哥要办个酒会,他让我们过来找你一起去哦!”
—“弗拉……维奥吗……?”
—身体稍微抖了下,转过头把视线移到别处,在为此思考什么。
路德:三好员工……那有什么条件吗??
卢西:1.尽职尽责。2.为大家着想。3.不向老板索要工资。
路德【白眼】:口L口彡Σ。
—脑袋右侧的呆毛颤了下,本想挥手拒绝邀请,但看着北/意/大/利的脸,就不自然脑补出他失望的样子,最终还是不忍心的答应他们。
—“看吧,我就说上帝大人会答应的!”
—他冲上去给了上帝一个大大的拥抱,扭过头向卢西安诺和路德宣布着,似乎是想炫耀什么,卢西遗憾的摇摇头,走到他面前伸出食指轻轻在他的额头弹了下,低下头在他耳边轻声说些什么,北/意/大/利兴奋的点了点头,放开上帝跟在卢西身后 。
—卢西前脚刚踏出门框,就看到了神使匆忙跑向自己的方向,在拐角处停下,他惊恐地看了眼躺在地上被轰烂的门,带着微笑抬头问道。
—“哦我的天呐,卢西安诺先生,你难道不知道这一扇门是一个多么可悲的小生命吗?!”
—“神谕者大人?好久不见,你还是没什么长进呢~”
—某个无形的东西狠狠插在罗维背上,恍惚中有什么东西碎裂开,与之一起的还有营业式的微笑。罗维撸起袖子打算冲上去和卢西安诺大♂干♂一♂场,却被北/意/大/利挡住目标。
—卢西识趣的向后退几步,躲到费里西安诺的身后,与他相视一笑,北/意/大/利干脆抱住神谕者尽力挡住他的视野。
—“神,神谕者哥哥,算了算了,我们还是算了……”
—看神谕者叹口气放弃,北/意/大/利才放开他,小心翼翼的开口询问罗维诺要不要一起去酒会。
—“没问题——”
—意外直率的答应了,北/意/大/利拉着罗维诺尽量让他远离卢西,卢西不情愿用皮鞭绑在项圈的铁链上,强行拉着费里西安诺防止他中途搞事,因此落在后面一段距离,无辜的路德被围在中间。
—“你的新装扮很好看呢——”
—“感谢你的夸奖,不过我各人最喜欢的还是那个倒十字架——”
—“神谕者哥哥,你是怎么知道我和卢恰会在那个房间里的?我记得你应该在外面忙啊?”
—“刚才回书房找文件时,我的副秘书突然告诉我你们去密室了。”
—“什么Σ
————
—步行到酒馆已是傍晚,晚霞染红天际,还能看到隐逸在云层中的红日,午时的躁热感迟迟没散去,路德在半路说要回到家看看,在北/意/大/利的带领下,几人走上二楼在血有806的房间前停下,门在北/意/大/利伸手打开前被人向里拉开。
—“Sorpresa!”
—礼炮“啪嗒”一声发出声响,各色彩带飞的满房间都是,甚至有几根落到罗维的帽子上,待所有人进去卢西顺手关上木门,原本没有多大的房间中又挤进四个人,比之前更加拥挤,一个桌子摆在中间,四周被沙发包围,罗维诺迫不得已与弟弟挤在一起,好在有北/意/大/利坐在他们右手边的沙发上。
—弗拉从桌底拉出一箱红酒,伸手抽出一瓶用桌上的开瓶器打开,有了前车之鉴的罗维全程在推辞,想尽办法把酒推到卢西安诺手中。
—卢西拿起伏特加往酒杯里全到满,推到两人面前,自己又夺过北/意/大/利手中喝到一半的红酒,空出的手向外摊开说道。
—“不如我们一起吧?”
—罗维有些为难的看了看酒杯,又转头看了看旁边占用着弟弟身体的上帝大人,结果身边的费里抢先一步举起酒杯灌下。
—烈酒不断刺激着的喉咙,直到酒杯见底才停下动作,身体不自然的向罗维倾斜去。
—低头看向怀中人涨红的脸庞,他抓着自己的领子努力攀上身体,罗维诺被强行压在沙发任由他放肆的强吻自己。
—湿热的物体轻松打破防御,蛮横扫过每一处,舌头下意识迎合上他的攻击,相互交缠在一起,甜蜜的“啾啾”声在耳畔边回荡。
—直到另一种液体侵入,才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刺激性的烈酒顺着动作传递,刚刚喝下的酒并没有完全咽下,反而趁这次接吻混着唾液交换过去,生理性干呕迫使他吞下这些烈酒。
—看着对方因为缺氧而涨红的脸,费里自觉起身放开他,罗维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他随手用袖子擦干净唇边流出的液体。
—“就当是十三年不愿意来见我的小惩罚吧。”
—舌头轻轻舔着嘴唇,似乎还在留恋刚才的触感,因为兴奋而变成爱心形的呆毛上下抖动着。
—围观北/意/大/利看着两个爆发出无法描述气场的人,默默拉了拉哥哥的衣摆,往他身上蹭了蹭,卢西到是兴致勃勃的为两人加酒,弗拉维奥正在接电话。
—“怎么了吗,笨蛋弟弟?”
—“哥哥……我,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反正出了烂摊子也不是我们收拾呢,是吧,弗拉维奥?”
—“好,等会我就过去……是这样说没错——不过还真是苦了那个收拾的人了。”
————
—北/意/大/利和南/意/大/利扶着醉的不省人事的罗维诺与费里回到水之都,把两人往办公室对面的卧室床上一扔马上逃离现场,顺便叮嘱路过的路德注意事项。
—“唔……我这是在哪…头好疼……”
—“咕……酒味,好浓……”
—罗维诺率先从床上爬起,身上被扒只剩一件衣服,外面的披风不知道被人丢到哪去,身边躺着个让自己倍感熟悉的家伙……
—啊……这不是那个拖欠了我多年工资现在还占着我弟弟身体为所欲为的混蛋上帝吗……
—“啊!?”
—在这样的距离下,清楚的感受到了他呼吸的频率,恍惚间看到他跳动的眼皮,突然睁开海蓝色的双瞳紧盯着自己。
—好像……把他吵醒了……
—想要背过身下床时发现身体已经完全无法动荡,抓住手臂强拉向身边。
—翻身压到罗维诺身上,比之前更加肆意的撬开双唇,灵活的缠上舌头,在罗维的推扯之下分开,拉出一道银丝。
—扯了扯领子露出精致的锁骨,对准那埋头用轻轻舔舐,手按在肩膀上防止多余的反抗。
—“唔……混蛋………”
—对方没有抬头,只是特意压低平时的声线让自己看上去没那么可怕,更加冰凉的东西突然接触到皮肤,有什么东西在上衣内灵活游走。
—“你你你干嘛?!Σ”
—“罗维诺,你是醒………”
—房门突然被咔一声打开,卡斯帕本想直接把醒酒茶放在门口,结果听到里面传出奇怪的声音不放心的推开了门。
—看清两人在床上的情况后卡斯帕默默退出房间,关上房门,重复刚才的动作再次开一遍。
—“…………”
—“…………”
—“不好意思,我打扰到上帝大人办事了,我马上就离开当做什么都没看见……”
—“走什么走啊快回来混蛋——”
—“可是……神谕者大人,我刚刚看你不是很期待吗?”
—“谁一脸期待了!?快快快把我身上的混蛋挪开!!”
—“尽管试着碰•下•试•试啊?”
—“抱歉罗维诺,我也帮不上你什么忙了,再见——”
—“你们斯文的都这么没良心吗?”
—卡斯帕:现在我的上司被他的上司压在床上做不可描述的事我到底该转身就走还是救人,在线等急求解!
————
—罗维不停的用热水冲洗想要让自己清醒些,面对镜子还是忍不住的稍微拉了拉上衣的领子,吻痕清楚的映照在镜子中,罗维有些郁闷的用热毛巾再擦了擦。
—现在那个混蛋上帝大概还在吐吧……
—脑海中浮现出半小时之前上帝大人抱着自己使劲扯着领子的样子,不禁“噗嗤”笑出声,还有爬上书桌发表感言的那副蠢样——
—从另一个方面看,到是很……可爱啊……?
————
—卡斯帕坐在办公室的桌上看着上帝用守护者的身体抱着新来的圣职者边哭边吐,不禁为圣职者的余生捏了把汗,希望他不会明天就辞职……
—“不好意思,麻烦你了,路德先生……”
—“没,没事,有胃药就行……”
—“上帝……大人,打扰了,既然您已经没事了,可以回去了吗?”
—“呜哇哇,为什么,他们总是把锅甩给我啊……”
—“为什么一出问题就说是我的错啊……”
—“我明明只是想要让他幸福……”
—“当什么上帝……我,我要罢工!嗝……”
—卡斯帕默默向门口的方向挪了挪,正要溜走时身后传来清脆的碎裂声,赶紧回去查看情况。
—“上帝大人……有话好好说别砸东西,他们是无辜的……”
—“弟弟!你回来了!”
—回头看见罗维诺扶着门站在那,看起来圣职者与副秘书的胃痛又要加重了……
—“混蛋!放开我弟弟!”
—眼看罗维抽出守护之剑就要杀过来,路德把刚刚从上帝手中抢救过来的书丢上去,完美的命中了罗维脸上…
————
—第二天,整个脸都陷入枕头的罗维诺抽出被窝里的手捂着头,用胳膊肘撑起身体,有种浑身上下骨头都散架的酸痛感,特别是腰的部位…………
—床单的某处颜色比起其它地方深许多,估计是昨晚被水弄湿,低头看着身上的白色衬衫……半响,随手拿起长袍穿好冲出卧室。
—“混蛋啊!!我要辞职!!”
—站在教堂门口的路德清晰的听见这阵惨叫,拿着胃药的手微微颤抖起来……
—看来自己的余生无法安详度过了……
—END—
恭喜你获得物品「番外」×2
请选择查看道具
→「上帝什么的不干啦」
   「秘书小姐带你逛遍水之都」
…………
………
你已选择「上帝什么的不干啦」
加载中
50%
80%
100%
加载成功
「上帝什么的不干啦」
原曲:歌姬什么的不干了
演唱者:守塔专业背锅的上帝
伴奏:隔壁狐剧组的神明and隔壁鬼剧组为了维修洋馆而出来打工赚外快的Tommy
特效:隔壁国塔剧组的系统漏洞Bug
摄影:骑龙少年安心好省根本就不胖的天帝阿尔弗雷德
填词:懒到不行的手癌症患者SMe
放弃啦
罢工啦
当个上帝心好累
论工作我就比他们还多
没有假日呀
不干啦
去死吧
我也希望被爱戴
就算努力洗白
也还是
没有人会在意
无论是搞事的卢西安诺
或者是和善的弗拉维奥
他们如何夺取中心魔力
最后背锅还是我
而我虽然创造这个世界
又有多少人真的厨上我
形象单单是只有马赛克
为什么欺负我是非洲人
我!才!不!非!
我承认我的形象
确实槽点过多
眼睛会发诡异光
出场自带黑幕
守护者GG啦
神谕者也想辞职
这绝对不是我想要的
到底为什么
哪步出错了
罢工啦
不干啦
天天背锅真可怕
明明世人称赞
却在密室
被手下禁锢
没工资
滚蛋吧
我只是深爱着他
自从正传开始
我就已经
被砸铁锅了
不干啦
要放假
其他人格跑路了
费尽心思保护半天
仍旧为世界牺牲
放弃啦
毁灭吧
继续保护守护者
深!爱!着!你!
—END—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