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不要他的e了

最近处于考古状态,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也请不要じん慌XD
SMe表示不要无视他的e,混APH/UT/阳炎以及其他坑_(:з」∠)_顶置有详细内容,懒癌晚期不会画画的空巢老文手长期处于养老状态拥有一颗脆弱的小心灵【??】
请无情的用评论砸晕我吧!!
腾讯门牌号:2638578986
无聊的人可以来骚扰哦,表示很欢迎各位的↑

「KAGEROU DAZE」今天的伊双被车撞了吗?

食用说明【可选择手动跳过】:
主伊向/性格ooc/私设自设出现/架空向/第一人称随时变换/请记得带上脑子【被打】/全程混乱请务必理清楚/部分【已经不是部分了】借鉴阳炎小说内容/阳炎曲目改编?
ps:之后请务必烧点评论过来_(:з」∠)_!!
本章有蜜汁阿尔X路德互动片段【虽然只有一小段而且还ooc的非常厉害】雷者可选择手动跳过
啊……虽然我知道标题肯定会被殴打
————
1.「カゲロウデイズ 」
【即使被用来当梗写文无数次也还是会让眼睛眩晕的故事】
—瘫坐在地上的我此时此刻感受到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涌向双腿。
—难以置信……那种小说少年漫才会出现的剧情就这样展现在我面前,没有任何犹豫,充满真实。
—世界瞬间只剩黑与白的黯淡。位于失去色彩的世界里,只有艳阳高照的天空是湛蓝的,还有红色……红色的车轮……这两种颜色深深地刺激我的视野。
—快起来告诉我,这都不是真的……
—白痴的我像蝉一样只能叫个不停。
—你的味道和充斥空气的铁锈味混杂。
—所有感觉都跳过认知,直击大脑中心。
—柏油马路上,留下了一条颜色较深的轮胎印。如今做出任何举动都已经没有意义了,但我还是坚持着爬向你。哽咽的热气透过衣料擦过皮肤每处,毫不留情的展示现实。
—躺在这的不是你……
—不是刚刚那个向我大声斥责的你……
—只是其他人,其它的红色物体罢了。
—胃在翻滚,想吐。这种想法在脑内乱窜,每次的触碰都让我头痛欲裂。视线眩晕而模糊,像被人丢入水中……的熟悉感
—我动了动嘴唇,试图呼唤出你的名字,沙哑的喉咙发不出一点声音,什么也听不到。
—想要告诉你,不,必须告诉你。
—愚蠢的念头排斥脑海,无处不在的阳炎离得那么近,轻松而轻快走到面前。
—“看啊,我没有骗你吧?”
—他事不关己的笑着,展开手臂顺着马路边缘前进,像是在走独木桥,身子不时向左或右倾斜。
—什么东西砸到头,滑落到地面才发觉,是个螺丝钉,滚向他的脚边。
—他半蹲下身子,一手摆成手枪的样子对准我,眯起酒红色的右眼。
—“bang——”
—走动的人们突然改变视线,抬头仰望天上惊呼。
—冰凉的铁柱从身后无情的穿过身体。
————
—我躺在沙发上,摇晃手中装有手机与干燥剂的透明袋子,出发前还溺水身亡黑屏的手机,从商场回来后奇迹般的复活了,几个常用的通讯软件右上角显示着99+,并且不停有新的信息提示,我揉了揉头发。
—“是在烦恼什么吗,费里先生?”
—“ve……弗拉哥哥,中午好。”
—弗拉维奥,一年以来住在哥哥电脑里的孩子,不仅与哥哥长的相似,还在照顾哥哥这点提供了许多帮助,说真的,没有他及时入侵电脑,哥哥大概会去跳楼吧。
—阿尔弗雷德走过来,坐在我身边,饶有兴趣的看向弗拉维奥。
—“哇哦——从在商场看到时就已经很好奇,弗拉维奥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
—“东……东西?”
—弗拉愣在手机屏幕里,脸色稍微变黑了些。
—“哐当”一声,估摸着哥哥醒了,为了打破两人的僵持,我抓起手机,将摄像头对准前方,匆忙走向发出声音的房间,一边与弗拉进行对话,一边放上门把转动。
—一切都如所想的,抛出的电池全都砸中大块头的脑袋,甚至有块擦过手,原来自己会有这种天赋,不由得沾沾自喜起来了呢w
—卷帘门上升的声音中混入脚步声。
—看来外面的警察突击进来了,但愿不会有什么熟人在。
—手臂好像被谁抓住,回过头,马修躲在黑暗中,被兜帽遮住的双眼在微微闪烁红光。
—他走到我身前,利落的脱下兜帽。
—闯入的警察四处检查人质情况,丝毫没有注意到我们。
—“ve!……哥哥!”
—我飞快穿过人群缝隙奔向哥哥。
—“阿尔!哥哥,哥哥他还好吗!?”
—守在哥哥身边的阿尔,悠哉的啃着汉堡。
—先无视汉堡哪来的,他脸上露出从未见过的严肃表情。
—“遗憾……”
—骗人……像哥哥这样的人怎么会!
—“很厉害啊!这个人强忍住疼痛完成那样一系列的举动,没能与他好好交谈实在太——遗憾了!”
—哥哥一脸痛苦的表情,手不自然的捂着肚子。
—.....果然哥哥还是那个哥哥……好不容易觉得他恢复以前的英【攻】姿【气】,看来我实在是太天真了。
—趁警察忙碌的来回跑动,和马修还有阿尔稍微对作战的胜利进行了小庆祝。
—“不愧是费里先生呢!”
—“ve……只是稍微想了想「如果是哥哥一定会……」什么的,毕竟我和哥哥可是心灵想通的哦!”
—“真好啊……阿尔也能这样就好了……”
—“呜哇……我的汉堡……!”
—“阿尔!这样很没礼貌啊。”
—“ve……你们的关系真好呢……”
—真羡慕他们,能在这种近距离下打闹……如果当初我能坚持下去,就像劝说学长那样……说不定哥哥也不会变成现在这种宅……
—突兀的失重感从脚底爬升,整个人仿佛置身于半空,身体在不断下落,下一秒视野被黑暗逐渐吞噬,各种各样没见过的画面涌入脑内。
—“啊!”
—右眼传来刺痛感……手不由自主的遮住,因为害怕而发出丢人的惨叫,瞬间将周围的目光聚集过来。
—“费里先生?你没事吧?”
—感到右眼的疼痛不断流逝,我才放开右手,尝试眨眨眼睛适应,马修的身体似乎颤了下,我眯上双眼恢复之前的神情。
—搜查的警察已经向我们逼近,我慌忙抱起地上的哥哥……好重!现在已经不是抱怨的时候了,似乎……遗漏了什么……目光扫向四周,最后停留在连接电脑的触屏手机上,拔出连接手机的线,对着手机一开口,马上就听到了与哥哥极其相似的声音。
—看向马修布满血丝的双眼,他好像十分劳累,我把手机塞入口袋,阿尔率先拿出一个瓶子旋开瓶盖,稍微向前倾斜,钢珠“啪嗒”流向警察逼近的位置。
—“虽然逃跑不是hero的行为……但…3?”
—“2——”
—“1……”
—我以扛重物的姿势把哥哥扛在肩上,哥哥醒来后一定会狠狠骂我吧……嘴里不停说着梦话,让人不由得往他嘴里塞个东西赌住。
—“Ciao,这不是费里吗?”
—“Ciao……弗拉哥哥,很抱歉呢,但不管你现在答不答应,都必须跟我一起过来ve……”
—“什么嘛……完全可以的……你们是要去办什么事吗?”
—“不,不是啦……”
—因为带着哥哥的缘故,我落在他们身后很远。
—“这里!费里先生,要下楼了……”
—“知、知道了。”
—来到楼梯口,马修和阿尔正在等我,看向那无止境楼梯,我竹竿一般的双腿颤抖起来。
—“我……我要带着哥哥下楼啊?七楼!”
—此时真想直接把哥哥从窗户丢出去,等下,人设好像蹦了……
—“好了我们快走吧!出去后还有段路呢。”
—阿尔说完,我更加坚定了要把哥哥从窗户丢下去的想法。
—“阿尔,费里的哥哥先生就交给你了!”
—“诶,马修?”
—“这,这是命令!我以兄长兼团长的身份。”
—马修提高音量,如此坚定说道,添了这么多麻烦,一定要好好向所有人道歉……特别是哥哥,想把他丢出去什么的…太无情了!!还有阿尔,马修……
—“既然是马修你的要求!那hero就接受啦!才没有真的想试,没有哦~★”
—换成阿尔背着哥哥下楼,顿时感觉轻松许多,外面的温度依旧热得人想哭,我们在公园休息几分钟,我跑去商店买来两瓶水和可乐,躲在树荫下补充水分,最后顺利走回基地。
—我举着手机走进房间,哥哥坐在床上,一副想要与马修对话却欲言又止的样子。
—看到我后哥哥露出惊讶的神情,随后伸手取下床头衣架上的外套。
—“弟,弟弟,你这种时候不应该在公司开会吗,怎么回事啊……你到底是哪个时候……”
—“ve!哥,哥哥,不要乱动啊,这样伤口很容易裂开的。”
—他穿好外套,径直走向我,伸手抓住衣服, 用力拽着我跑向门口的方向,阿尔识趣的侧身躲开。
—“罗维先生,你这是要去哪?”
—“哥哥!?”
—“啊?我现在要回家拿点东西,笨蛋弟弟你也要跟来,可不准逃跑哦!”
—出门后顺着小巷子直走,遇见第一个路口右转,我们在马路边停下步伐,哥哥放开我,喘着气的大声训斥。
—尽管是听过许多次的话语,我还是向哥哥道歉,他的眼神变得柔和起来,看样子是消气了,我牵住哥哥的手等待信号灯。
—比我小几岁的青年站在马路对面,身子很瘦弱,只套了件衬衫在身上,一条辫子用橙色细绳束在脑后,脑袋右侧顶着卡其色船帽,一小簇紫色翎羽随风飘动。他抬头对上我的视线,嘴角扬起段弧度,眯起酒红的双瞳,不知道向谁挥手告别。
—“哥哥,那个……?!”
—眼前的马路上不知何时站立着抱起黑猫的哥哥,到底是什么时候松手的,红色信号灯不停刺激我的双目,鸣笛声几乎要盖过蝉叫。
—“哥哥!”
—迈动双腿向他跑去,随后是一阵剧烈的冲击从背部传来,身体向马路对面飞去。
—少年向后小跳避开,我坐在地上,刚刚的撞击是那么真实……明明刚才是哥哥先跑过去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伴随着巨大的撞击声,向眼前迫近的货车。
—最后的最后,哥哥带着笑容的表情变得惊异。
—几乎是同一时刻,货车飞驰而过,冰冷的物体触到皮肤。
—可恶……喂,快动起来啊!快啊……自称hero什么的,我分明只是个呈口舌之快的胆小鬼……躲在路口,小心翼翼的向外探头,在看清情况后,我不由得开始发抖。
—这真的……是巧合吗?实在是巧到过头……巧到无法相信双眼看到的景象。
—“阿尔!费里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我转过头,强行扯出微笑,装出无所事事的样子。
—“啊~马修来的正好呢!hero就勉强把机会让给你吧……”
—“这种情况第一个冲上去的不都是你吗?”
—大背头男生忧心忡忡地看着我。
—“嗯?路德你不去帮忙吗?那两个孩子要不行了哦,凭马修肯定是不行,你看,他人又不知道去哪了。”
—我下意识避开他的视线,把目光转向的马修。
—“抱歉,我一定都不觉得好笑呢,所以……接下来我大概会做些不怎么有趣的事。”
—突然变红的双瞳,没有任何遗漏,将我内心一切全部刨开,相同的红色,唯独他最令我畏惧。
—“唔——很过分啊你!!”
————
—“叮——”
—突兀的闹钟声将我从睡眠中唤醒,真想把它砸了,我伸手拿起枕头边的手机,锁屏显示着8月15日12:28分。
—原来睡了这么久吗……
—揉揉还有些晕眩的脑袋,我换好衣服下床,一缕阳光从窗帘溜进,看样子今天天气不错,隔壁也没有哥哥与那孩子的吵闹,难得安宁,不如就这样待在家里。
—“难道哥哥终于意识到待在家的坏处了……不过,一个人好无聊ve……”
—目光不经意间瞟向床头柜的台历,在今天的格子里用红色荧光笔打了个圈,右下角写了“公园”两个字。
—“今天好像约了谁在公园见面?”
—我把手机塞入口袋,匆忙跑出房间,下楼走向大门,在玄关处换好运动鞋,开了门径直往外冲。
—脑海中回放前几天约定时所说的公园位置,平常几乎不怎么运动的我,今天难得感觉奸细的双腿充满动力,在某个分岔路口直走,看到信号灯后右拐,穿过马路,在走几步就出现一个公园,那里是约定的地方,没记错的话,继续往前走几公里有个规模挺大的商场,可惜的是昨天因为意外封锁了,不然中途还能买瓶饮料去。
—公园大多娱乐设施都暴露在阳光下,远远的望见滑梯上孤寂的背影,这附近也没什么人,看来没走错,我悄悄地向他身后靠近,想着一定要给个惊喜。
—总觉得,那个背影好眼熟,不过……我笨拙的脑袋怎么想也是空白,到现在也没想起,难道我提前进入老年期了?
—“惊喜!”
—我爬上滑梯,在他身边坐下,红色的运动外套,里面穿着绿色运动衫,像这样毫无品味的配色,除了哥哥还会有谁……
—“笨蛋弟弟你总算来了,劳资都要发霉了知道吗!”
—“Ve……抱歉啊哥哥……昨天晚上工作实在太……”
—“如果你再晚一步我就要走了明白吗!所以好好感谢我的耐心吧笨蛋弟弟。”
—“唔……好不要脸啊哥哥”
—冒着生命危险说出了一直想要说的话,最终也没能逃过哥哥的拳头,我捂着被打的地方,泪水从眼眶涌出。
—感觉什么东西碰到头发,软软的,很舒服,我后怕的想扭头躲开,相当温柔的摸了摸头,才意识到是哥哥。
—被发现后又立刻缩回去,我抬头看向哥哥的脸,真的红成番茄色了Σ安东尼奥哥哥说的一点也不错。
—“看什么看!我,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摸你的头了!!”
—“呜哇哥哥Σ”
—对上眼睛才发现,今天的哥哥没有佩戴任何电子设备,也没看到弗拉维奥的影子,少了他的吐槽莫名有些不习惯,只有一只黑猫乖乖地卧在他怀中。
—“猫!好乖啊。”
—“啊,这是我在等你时遇上的猫,自己莫名其妙就往我身上蹭,真是的……对了,如果你喜欢就……”
—猫在哥哥没说完前爬到我身旁,使劲蹭着手背,我伸手抓起他的腰举起,出乎意料的听话,没有任何反抗的举动。
—耀眼阳光照在身上,快让人变得病怏怏的,我抱着猫,靠在哥哥身上,无意间听到哥哥抱怨夏天的话语。
—“夏天……好讨厌。”
—怀中的猫像是受了什么刺激,突然挣脱我跑向马路,我跳下滑梯,哥哥擦过我的肩膀抢先追过去。
—跳成红色信号灯在宣告着,卡车无情的轧过去,伴随哀号喷射出的颜色染红地面,映入双瞳,黑猫在马路对面停下,蹭了蹭站立在那的青年。
—他蹲下抱起黑猫,眯起蛇一般的双瞳看向我。
—“这不是谎言哦……”
—我们站住马路对面互相凝视着,夏天的景色在扰乱般的蝉声中,周围一切变得晕眩。
END?
…………
这次有好好的分开发了呢……不敢向上次那样一大坨了……
下次更新,能保持每两周更一次就好……就好了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