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不要他的e了

最近处于考古状态,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也请不要じん慌XD
SMe表示不要无视他的e,混APH/UT/阳炎以及其他坑_(:з」∠)_顶置有详细内容,懒癌晚期不会画画的空巢老文手长期处于养老状态拥有一颗脆弱的小心灵【??】
请无情的用评论砸晕我吧!!
腾讯门牌号:2638578986
无聊的人可以来骚扰哦,表示很欢迎各位的↑

误入系列

全文相当的迷,对,就是这样,主要是玩游戏哦,内容什么的完全不要在意,看不懂我们可以现场慢慢深♂入交谈一下【手动滑稽】,反正就是一随便乱写的玩意【这到是真的】,算是一个开始预告什么的?之后会乖乖的圈名为主线写的放心,不会向这样混一坨圈名进去了就是【被打】
0. 找圈名小游戏
   这种情况在他们眼里是极少见的,七天,平时乖戾的二少爷竟然背着他们离家出走了七天,大少爷此时已经被这事气疯,几乎发动所有人去寻找他的弟弟。
   明明就在他的眼皮底下,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无声无息离开宅邸范围的呢?大门两边的灯光异常冰冷,笔直挺立的守卫异常认真守着大门,检查每位出入宅邸的客人或保镖。
    “轰”
   没有任何预兆的,右前方转来爆炸声,正当他们纠结该不该出动时,强行被夺门而出的人拉去。
    第一次了解南方地区,是在书上,直到跟着一位在外结识的朋友来到南方后,才发现这里是多么的与众不同。
     陌生的景色,陌生的习俗,一切都那么让他好奇,也有少许牛羊在草原上自由行走,享受人工种植牧草的味道,青色的天空连着海平面,从朋友口中听说到的,海里似乎盛产一种叫“柳叶鱼”的生物……
    “呐,小菊……”
    在盛开的樱花树下开口问道
   “你……一直都是一个人吗?”
    对方的颤了下。
    “嗯……可以这么说……毕竟我是妖怪呢,在这个时代可以看到妖怪的人已经不多了……就算有,也早就从我身边离去了”
    望着对方背影许久,突然“噗”一声笑起来。
    “怎么了吗?费里先生?”
    “没什么……菊……你身上都是樱花了……”
    听闻,对方的耳朵颤了下,拖着尾巴靠过去。
    “啊……是要我帮忙吗?”
    “那个……可以帮我看看有没有颜色较深的樱花吗……?”
    替他扫掉身上的樱花,蹲下身子在脚下翻找起来。
    “没问题啊?不过为什么要执着于颜色……”
    视线扫过一片片樱花,无视旁人的目光,专心致志寻找着。
    “没什么,只是想起一些过去的事。”
    “那么,有时间可以讲给我听吗?”
    “啊……如果可以的话,乐意至极——”
     尾巴笔直的立起,几年前……或是几十年前的秋天,似乎也有这么个人问过,也是与他相逢的第一次。
    “这只鸟好像很喜欢我啊!好,就这么决定了!你就叫秋逢昀!好好感谢hero我吧!”
    “为什么?你看,现在不是秋天吗,而且我又在这遇到了你,天气那么好,自然就叫这个名字了,我是不是很厉害呢!”
    “菊?”
    好友的呼唤将自己从回忆里唤醒,随口“嗯”了声。
    “那个……菊,能请你,带我回去吗?虽然很无礼,但出来这么多天,哥哥一定会生气的……”
    “啊?回去嘛?没问题哦,费里先生,我们这就出发。”
    于是,待到夜色,两人出发了,在明晃晃的狐火照耀下,影子诺隐诺现,经过几天的赶路成功到达靠海的都市。
    再次向他道谢后,顺着记忆中的路线走向家的方向。
    疼痛感从后脑勺传来,没来得及转头看清眼前变得漆黑,后知后觉的是,自己被偷袭了。
    被巨大响声从昏晕中唤醒,眨了眨眼睛适应眼前的亮度,身边的温度开始急聚上升。
     蓝色的火光?如同他手中蜡烛上时常摇曳的蓝色火苗,比往常还要无情的火焰迅速吞噬此处。
    “菊……不在啊……”
     小声嘀咕到,想试着挣脱绳索寻找他,双手的大拇指被用胶带绑起。
    摇曳的火光与你,慌乱的人群与亲人……走马灯般一遍又一遍从我眼前闪过,努力睁大眼睛看清从火中走出的人。
   “可真是让我好找啊,你这个——怪物”
   “诶……?”
—END—

评论(3)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