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不要他的e了

最近处于考古状态,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也请不要じん慌XD
SMe表示不要无视他的e,混APH/UT/阳炎以及其他坑_(:з」∠)_顶置有详细内容,懒癌晚期不会画画的空巢老文手长期处于养老状态拥有一颗脆弱的小心灵【??】
请无情的用评论砸晕我吧!!
腾讯门牌号:2638578986
无聊的人可以来骚扰哦,表示很欢迎各位的↑

最不像主角【?】的伸太郎终于等到了他的生日

晕眩の梦?
可选择无视的食用说明w
第一人称视角/羞耻描写有/被jin带坏类型/all伸太郎all向?/性格ooc与角色崩坏有/存在私设/全员存活?/后篇流水账预警
团灭情节有,雷者慎入。
请务必的好好把全文除食用说明外所有东西认真仔细看完(°∀°)ノ
这对我来说将会是莫大的光荣(´∀`)♡
之后请勿做出把这人丢入垃圾桶、按地上摩擦、打爆狗头等危险举动【谁会闲到这种地步啊Σ】
—正——文—
  4月30日
  我与影子伫立在路灯下,渐渐远去的夕景把影子拉的很长很长——
  稍微运动运动左手,因为保持同个动作许久,开始出现失去知觉的前兆,经昨晚一场大雨的洗礼,已经有不少人换上夏季校服,另一个原因,就是新领的校服,大多问题都出自于它。
  他们到底去干嘛了……不行了啊……好想躲到家里喝可乐,而且校服也太紧了吧…
  我解开的扣子,妄想可以松一些,得到的只有臭汗,热风,以及乌鸦的嘲笑……
  当时就不该答应在这等他们……噫……等等,他们,我这是在等谁……
  “伸太郎~”
  好耳熟的声音,是他们吗?不对啊,他们不是已经死了吗,这种时候我到底在想什么。
  罕见的女性好友提着一袋东西向我靠过来,身上依旧带着那条红色围巾,这是所谓英雄的象征?怎么看都不靠谱吧,但是直截了当的说出来,等待亲友列表的,只有人数减一。
  “伸太郎君……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我们刚刚…”
  “所以说,为什么我也要跟你们一起来啊,我还赶紧回家打游戏呢。”
  是遥学长啊……还有那个性格超恶劣的女生,两人一看就是“我喜欢你但我就是要等你说出来”操心系,也不知道学长到底是怎么镇住她的。两人边打闹边向我走来。
  “走吧走吧!我们去给伸太郎办生日派对!”
  “啊——我看你只是想吃东西而已,下次有这种事就别叫我了,明白了吗?”
  “可是贵音你不是很兴奋的给伸太郎挑了礼物吗?”
  “什,什么啊,只是你看错了,谁会给那种不懂礼貌的臭小鬼挑礼物……”
  “伸太郎,走吗,回你家过生日?”
  文乃的声音把我拉回现实,生日吗……最近都在帮遥学长的忙所以根本没有注意到啊。
  “那,我们就快走吧!”

  四名高中生陆续进入漆黑的屋子,突然,一阵“啪”声音从黑暗深处常出,领头男生向身后三人比出“OK”的手势,打开手电筒俯下腰前进,突然,撞到什么东西,抬起头,一个巨大的蓝色裸体巨人站在面前——
  我边在脑海中幻想着这种剧情边用钥匙打开家门,家里静悄悄的,“啪嗒”按下了墙壁上的开关,直奔厨房冰箱。
  “呜哇——伸太郎的家,好空荡!”
  “嗯?这难道不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居住的地方吗,没想到你有这种兴趣啊伸太郎同学。”
  我让他们把东西先放在茶几上,自己和遥前辈前往厨房,随着冷气从冰箱溢出,几瓶黑色饮料整齐的躺在里面,随时等待我的点拨。
  大拇指率先触碰到红色外衣,铺张在包装表面的寒霜瞬间通过手指传遍全身,仿佛在引诱罪恶的展开。
  随着食指拉开罐子的“咔嚓”一声,更加让人想要迫不及待的一饮而尽,虽然无法通过口看清美丽的黑色液体,却是那样诱人。
  充满魅惑的黑色液体顺口腔流入体内,呜哇……真是太美好了,不禁让人再次感叹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美妙的东西!!发明了它的人实在是拯救了世界——
  “伸太郎……发出了奇怪的声音呢?”
  “嗯。啊……不好意思,差点忘了学长也在。”
  糟了,似乎过于忘我暴露出真正的样子了,不过,归根到底,那个把我带上这条路的“罪恶根源”也是眼前人畜无害的前辈。
  “你这家伙,到底还过不过生日了!”
  “哦……等下我拿些东西。”
  “我也来帮忙吧……”
  随手把易拉罐丢入厨房的垃圾桶,我惬意的伸了个懒腰,拿出蜡烛和一些其它东西走出厨房,贵音没好气的指着我们说道。
  “你们两个到底在厨房干什么啊?遥你也别总是跟着他天天胡闹修仙!”
  “好了贵音姐,今天伸太郎是寿星哦,所以还是好好祝福他吧。”
  “我当然知道啊——”
  贵音烦躁的揉揉头发,一点淑女样子都没有的恶劣家伙啊……说别人胡闹,自己不还大半夜莫名发来组队邀请说什么三个人刷副本效率会比较高,拒绝也拒绝不了,想象一下,两男一女半夜三更不睡觉在房间发出奇怪声音什么的,无论和谁说都会被数落一顿最后以好好学习结尾。
  “那,生日快乐!如月……伸太郎”
  “行了吧……”
  “贵音姐也别勉强自己啦。”
  文乃在我与贵音吵架的时间内已经做好准备,十六根蜡烛插在蛋糕上一根也不少,不知为何,有种很奇妙的感觉涌上心头。
  “生日快乐!”

  8月15日
  我奔走在前往医院的路上,脑海中还在回放着,糟糕的东西——
  在濒临崩塌的世界里奋力奔跑着,身后的地面如拼图一般轻易的支离破碎,婴儿的哭喊声,大人的吵闹声,盖过了神父最后的祈祷。
  相反而之的是,被数万个吊瓶包围在中心,只能静静躺在床上,看着身体被黑色侵蚀吞噬。
  喘着气从顶层的安全出口爬上天台,光从半掩的天台门流露微微照亮通道,我拉开了天台门,呈现在眼前的景象——
  文乃对于我的突袭,还未露出惊讶的神情,已被身后的蛇所吞噬,没见过的猫眼男生挡住天台通道,提醒我马上离开。
  我推开他,径直跑向边缘,探出头想看到她的身影,只有一点也好……
  什么没有——
  “啊啊……一个个都这样热情的送上门,可是很让我烦恼的。”
  “快点回来,那里很危险!”
  我呆呆的站在原地,目送她远去,背影渐渐融入红色,直到——完全融为一体。
  不停扩张的红色,逐渐吞噬身边的一切,掠夺去原本属于“我”的所有物。
  回过头,黑漆漆的枪口映入眼帘……
  “啊…我好像记得你………就是那时的小子吧,是叫Shinterou来着?”
  全身的细胞都在排斥他的危险——
  “那么……再见啦。”
————
  “主人……”
  睁开眼睛,是在房间,我从床上坐起,衣服紧贴着皮肤让人感到很不舒服。
  本来就已经很糟糕了,为什么还会梦到这种东西……揉揉有些发晕的头,我重新躺回床上。
  既然没什么事的话,就继续睡吧……说不定能梦到以前的事。
  “主人啊……今天是你生日哦?真的不出去看看有没有惊喜吗?”
  电脑屏幕前的少女把手收在长袖里,小心翼翼地提议道。
  “啊,已经是4月30日了吗……那就稍微去看看吧。”
  我穿好拖鞋起床,身上仅穿着一件黑色卫衣走晃出房间。
  妹妹坐在茶几的沙发上,面前正放着个黑色方形盒子,快递包装被放在地上。
  “老哥你来的正好!这里有个不知道是谁寄来的快递,似乎是给你的。”
  “嗯,不过你都已经拆开了还问我干嘛……?”
  “!对了妈妈出去给你买蛋糕。”
  “哦。”
  “真是的,老哥就不能稍微期待下吗?”
  我拿过盒子和快递包装,边与妹妹进行着毫无营养的对话,边打开盒子,一把红色剪刀躺在里面,下面用黑布垫着,不同于小学时买来做手工的短小剪刀,比起长度,这把剪刀足够完胜它们。
  “……剪刀吗”
  拆的近乎凄惨的快递盒,里面被泡泡纸塞满,如果情况允许的话有点想拿出来捏,我撕下外面的东西,转身走回房间。

  “噗。”
  “你笑什么啊……”
  “主人你也该好好剪下头发……在不剪的话可能今年夏天过去你就成毛球了。”
  “那个给你寄快递的人还真是明智啊——”
  我取出盒子底部的黑布,里面似乎还有什么东西在,相反,ene隔着屏幕不断进行骚扰工作,啊……她说的也是,头发是要剪下了。
  “呐……主人,我说啊主人,都过生日了可以别摆着一张臭脸吗,别人看到了还以为有谁死了。”
  “反正也就只有你和妹妹看的到,对了,我去卫生间弄头发了,可别在这段时间内做出奇怪的事。”
  “没问题!”
  推开木门,经过妹妹的房间便是二楼浴室,“啪嗒”打开外面的灯,我推开门站在镜子前,先稍微用梳子理好头发,开始了第一次的自己给自己剪头发体验。
  “嘿咻……糟糕刘海!”
  “呜呜呜弄到手了…血都出来了”
  “这剪刀……好锋利!”
  总之在不知道经历了什么的情况下,我走出浴室时头发明显薄了一层,一身清爽!果然危险的东西还是收在房间抽屉比较好吧……
  我如释负重的在床上坐下,剪刀已经收好了,大概这之后除了剪头发是没它什么事。
  “主人你那是什么发型啊哈哈哈哈”
  “唔,谁,谁都有第一次吗!我才第一次给自己弄不好看很正常的!反正又不会出门”
  “太适合你了主人,你和那锅盖发型简直就是绝佳搭配~★!”
  “给我闭嘴啊!迟早有一天我会找到删除你的方式,给我等着!”
  “那么我就等着那一天到来哦!”

  8月15日 
  没有想到的,那一天来的太快了,她……是真的,彻底消失了,消失的很干净,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在也不会有人在睡觉时突然吵醒我了,但……总感觉开始有些寂寞了
  都是我的错……都是因为我……如果不是我没有理解她的情况……文乃也就不会,还连累到遥学长和贵音,真是的,还能在糟糕到哪去啊我……受够了已经,在没有文乃的世界……已经,不想在这样下去了。
  如果死的不是文乃,把其他人的性命也搭进去都没问题——
  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萌生这种想法了。
  右手无力的摊在床上,红色,眼前只剩下喷射而出的红色液体与被染红的自己,啊啊……做到了……
  即使知道了这份记忆又怎样,终究还是无法拯救她,那就带着它一起离开吧——

  “噫……奇怪,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啊,总觉得脖子有点痛……这是怎么回事。”
  放眼望去,大片大片的白色接在一起,分不清天是哪,地是哪,也看不见路的尽头。
  恍惚之中,我似乎看到远处的人影,身上穿着黑色衣服让整个人的存在升华许多。
  “那个……等下,我觉得我们可以相互……”
  终于追上了……我拍了下他的肩膀,扯出一个自认为灿烂的笑容想要给他留下好的印象。
  “…………”
  他转过头,冷冷的看了我一眼,露出了嫌恶的表情。
  “都是因为你——”
  我被推到地上,他毫不讲理的跨坐在身上,从未体验过的重量压在身上,压的我有些喘不过气,看不清他此时的神情,更糟糕的是,偏偏在这种时候身体失去感觉,无法反抗。
  他举起右手上的东西,不知道对准哪里迅速落下。
  模糊的视线中,只剩下他身上的血,以及……脖子上的一道疤痕——
————
  “啊啊啊啊”
  在一阵惨叫声中,我睁开了眼睛,下意识摸了摸脖子,没有剪刀和伤口……太好了。
  时针卡在七与八之间,这次应该不是在做梦了吧……我抓着被子爬回床铺,对了……之前好像是,因为什么在地上睡着了?也罢,既然都醒了,那就去探望电脑情况吧。
  “早上好!没想到主人你一大早就来看望我啊。”
  蓝头发的女生在手机屏幕里跳来跳去,就是这个叫做ene的家伙,让我吃了不少苦。这种时候,明智的选择,当然是不做出任何回应——
  “主人生日快乐!”
  手机锁屏上,显示着4月30日。
  “嘛嘛反正电脑都坏了,就稍微出去买个蛋糕给自己庆祝一下吧。”
  自己买蛋糕给自己庆祝生日…就算我没什么朋友也不用过的这么凄惨吧?
  “走吧走吧!就稍微的出下门,稍微的——又没什么大事。”
  不对啊……这家伙绝对在打什么算盘,不然不会急着让我出门。
  “绝对不会出门的……”
  我把可乐放到桌上,对了……殿下,早饭还没喂……我仿佛已经看到殿下直击人心的眼神,要赶紧去喂饭啊。
  “主人偶尔也要出门运动下啦!不然遇到个小偷岂不是全军覆没?当然,仅限于你。”
  从桌底拉出一袋饲料,结果直接撞在桌上,倒下的可乐倾泻而出顺着开口混入饲料里。
  “不!!!”
  我可怜巴巴的看着可乐味饲料,希望它会喜欢吧……不对!!怎么能喂殿下吃这种东西!绝对不行!绝对——
  “哎呀…就连昨晚的电脑也是可乐味的呢,主人你对于可乐的爱真是深沉。”
  “够了,别说了……”
  好好的让人过个生日都不行吗……十八年前我诞生在这世上时还没有这么倒霉吧!?
  【可乐入喉心作痛.JPG】
  “所以说,让我们出门为殿下买饲料吧!顺便带个蛋糕回来什么。”
  只能认命了吗……不行,新世纪的青年不能就这样罢休——自宅警备员的名号不能就此浪费,因为看不到手机屏幕,完全不知道她此时神情。
  “好吧……那就出趟门。”

  走在回家的路上,没想到会这么顺利……我提着饲料和蛋糕,站在马路对面等信号灯,只要在经过一个游乐园、两条十字路口,就可以回归家的温暖怀抱了——!
  “主人……那个……”
  直走一段距离,很快就到达游乐园,ene突然叫住了我,她不会是想让我带她去玩吧……
  “啊?不会去游乐园的你就死心吧。”
  “不是,你快看。”
  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视线跃过草丛,隐约看到其中的几个人影,从刚刚开始就不停有枪声传出。
  “应该只是在拍电影之类的东西在模拟枪声吧……”
  虽然非常不对,但我还是这样安慰着自己,身子不自觉的躲到草丛里围观。
  “唔……”
  恶心感突然涌上来,眼前的景象实在让人反胃,好想吐……即使是玩惯了射击游戏的我,第一次在现实遇到这种情况,也会觉得害怕。
  “主人现在什么情况?”
  耳机里传来ene的声音,我捂住嘴,防止自己发出奇怪声音。
  距离草丛最近的绿发女生和黄发男生躺在地上,透过草丛刚好可以看的很清楚,弹孔分别布在头上,胸口,左肩,腰部,的位置,而黄发男生的情况还好,额头被径直开了一个洞,流出的血掩盖在迷离的眼神上,两人已经失去知觉。
  血与衣服粘在一起,子弹镶入血肉模糊的弹孔,身下几乎被红色铺满,由于是不久之前的,血还没彻底干,最远处的黑发男生似乎比他们都要严重,勉强可以看见肚子部分被拉出的谜之细长物体。
  白发女孩摊坐在地上,慌张的查看几人的伤势,嘴里不停叫唤他们的名字。
  “主人……那个人……”
  唯一没有任何伤痕的,手上拿着手枪的家伙,看样子,他就是罪魁祸首,身上穿着绿色连帽衫,估摸有一米七多。
  “……!”
  他转过身,看向这边,很快又转移了视线,我很快的确认了他的模样,不由得与记忆中那个人重合。
  不可能……怎么会变成这样,哪里……搞错了吗?
  “Haruka!”
  “你们认识吗……?”
  “不对……不可能,怎么会是他啊……他不会做出这种事的。”
  “喂,冷静一点啊,我也不相信。”
  “嗯?”
  “主…主人,我觉得……现在还是赶紧跑比较好哦。”
  “啊?为什么”
  “后面……”
  “是shitarou吗……好久不见。”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对方因此而皱起了眉毛,脸上原本嚣张的表情被微笑所取代。
  “跑啊啊啊啊!!”
  我突然起身撞向他,趁对方没站稳时跑向家的方向,虽然很抱歉,但现在只能这样做了,如果出事了千万不要来找我,都是那个叫ene的生物干的!!
  “等等啊……shitarou君……那个”
  已经没心情查看他的情况,现在保持生命的安全才是最要紧的。
  “主人我就说体育锻炼很重要吧!人家都快追上来了,敢不敢在跑快一点。”
  “有本事你来跑啊!!我可是还拿着东西”
  “你到底行不行啊……才跑这么点就开始喘气了”
  “慢点啊……哈……要不行了,shitarou你听我说。”
  “你当我是傻子吗!停下等死?我才不要!我还没成为知名P主。”
  “加油啊!想想你电脑里的○○。”
  “不要给我提这个!”
  【那夕阳下的奔跑,是我们逝去的青春.JPG】
  “shitarou……快停下,前面,前面是马路。”
  回过神来,变成红色的信号灯在警示什么,货车从远处开来与身体进行亲密接触,眼前的视线开始模糊起来,隐约看到他在我身边停下。
  “都说了……让你停下了……不过……能如此主动凑上来,还真是善解人意啊……呐,目烧桑,你怎么看呢?”
  “对于一如既往恶趣味的你来说,你认为呢?目冴”
  “…………”
  即使是最后一刻,也死命护住手机的我,还真是恶心,不过……这所有的所有都只一场梦罢了……对吧?
————
  “呜哇……”
  “吵死了,老哥你在干什么,快点啦,大家可是说好了要给你办生日pary!”
  我心有余悸的捏了把自己,好疼……这回不是假的吧?我可不想在来一次追逐战。
  “啊?去哪,什么生日派对,另外那个是p-a-r-t-y”
  “唔Σ今天可是你生日啊老哥……你不会得老年痴呆了吧,对了,快点准备吧。”
  “是吗……那你先出去一下,我准备完就跟来。”

  “伸太郎君/Shitarou,生日快乐!”
  “谢,谢谢大家……”
  大家,都很开心的样子……第一次,有这么多人帮我庆祝生日,久违的……欣喜感?涌上心头,能遇上大家真是太好了。
  “伸太郎君~”
  “嗯?”
  “惊喜!!”
  “呜哇……kano!咦,这是什么东西……”
  “太可惜了……这可是团长辛辛苦苦做的蛋糕。”
  冰凉的奶油一下子全扑倒我脸上,其间还有水果的清香,稍微用舌头舔了舔,似乎是草莓味的,不过团长能做到这种地步……真厉害。
  “那个,是我的手。”
  “konohaΣ抱歉……你能帮我拿张纸过来吗?”
  “嗯,给。”
  “谢谢……”
  擦掉脸上的奶油,瞬间觉得眼前重新恢复光明,正好也看到文乃站在面前。
  “文乃?有什么事吗?”
  “这个……”
  文乃微微前倾着身子,把围巾戴到脖子上。
  “生日快乐,伸太郎。”
  “Σ(⁄ ⁄~⁄ ⁄)”
  “你的脸,突然变得好红,还好吗?”
  “有,有吗……”
  十八岁少年的心跳轻而易举的加速了,对于唯一的女性好友亲手系上的礼物,完全没有抵抗力。
  当然,与此同时,kano他们投来了记恨的目光,特别是团长,手里的纸杯已经被揉成一团。
* 
  我把头埋入膝盖,又来了,这样的结局,这样一成不变的故事,重新……回到起点。
  “喂,那个,我把你的朋友都带来了。”
  抬起头,自称是创造了这个世界的怪物就站在眼前,她侧过身,指了指身后的少女。
  “伸太郎?”
  “文……乃”
  她识趣的往旁边挪了挪,继续说道;“是她要求我带她来见你的,才不是看你可怜什么的。”
  “不是……不是那个目烧了吗!”
  “好奇怪啊,伸太郎你在说什么?我的能力是目挂哦……”
  “Ayano!”
  “呜哇如果不是我……你们也不会”
  “等等Σ你别哭啊,我们都没哭呢。”
  “是啊是啊。”
*
  她已经不在了,彻彻底底从世上的消失……耳机里再也听不到声音,就算是电脑也看不见属于她的影子。
  眼前仅有的,是那个空荡荡的躯体,以及拥有微微起伏的心电图,和大排的营养液、吊瓶。
  现在……可以容纳我的地方在哪……对了,妹妹,我要去找她,找到她之后……
  对哦,她是为了阻止我才带我来这里的,我不能这样白白送死……可是……妹妹
  盛开的樱花树下,穿着病服的瘦弱少年在玩着什么,身边所站的少女,又在看什么。
  “……让你久等了”
  少年只是抬起头,露出微笑。
  “遥…ENE…抱歉——我要失约了”
—END—
后记
首先,祝我们最不像男主角的伸太郎君生日快乐(°∀°)ノ!
请不要吐槽标题的中二程度没用「贺文」做题目已经很好了【自认为】
虽然感觉性格都写ooc但还是非常的理直气壮.JPG,终于搞定了被备忘录针对的问题真是太好了呜哇——另外前几天有个蜜汁脑洞什么大概下次在见到我更新的就是那个了XD
妈耶想了一堆结果后记该说什么瞬间遭了【慌张】瞎BB真是件令人心情愉悦的事啊,然后有看不懂的可以直接问啊不必拘谨的【虽然肯定都看的懂】出乎意料的是字数竟然超出预期了诶([ð]ω[ð])!本以为只能糊个四五千结果竟然爆了怎么多Σ妈耶,可能是因为对话比较多吧……根本就看不出是给伸子的贺文呢,这个主角太惨了。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