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不要他的e了

最近处于考古状态,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也请不要じん慌XD
SMe表示不要无视他的e,混APH/UT/阳炎以及其他坑_(:з」∠)_顶置有详细内容,懒癌晚期不会画画的空巢老文手长期处于养老状态拥有一颗脆弱的小心灵【??】
请无情的用评论砸晕我吧!!
腾讯门牌号:2638578986
无聊的人可以来骚扰哦,表示很欢迎各位的↑

【蜜汁脑洞片段2】

性格ooc/RPG设定有/梦境组/伪•异伊双子/同体【?】都不放过系列
—世界上存在过,从无尽黑暗中所孕育出的渺小生命,迷茫自己为何诞生,为何存活,如同随处可见的鬼怪那样,无人知晓「种族」的数量,就连我也不清楚究竟活了多久,但,可爱的人类总喜欢把我与怪物混为一谈。
—他们犯下了很严重的错误,单从称呼上,就已经有极大错误,有些人喜欢用「Fauchereve」来称呼我,但我的“朋友们”似乎更喜欢用「reve」……
—我是怪物
—同样,我也是人类最好的朋友,我可以给予他们任何想要的东西——
—包括失去的一切……
—只需要,交出那个就行……我想,你应该会明白的吧
—因为
—我只是个卑微的怪物啊……
—M%  $=%-#d
————
—这里,和以往去过的地方不同……
—梦魇,被称之为怪物的存在,正肆无忌惮的在别人的梦境中游历,外貌仍旧保持上位宿主的模样。
—与平常一样在这寻找FRIEND,失败什么的也习惯,总之能有一段短暂美好的时间也是不错的,做人,就要懂得知足,毕竟自己只是个卑鄙的怪物呢……
—误打误撞的闯入某个梦境,看清楚的那刻倍感熟悉,属于哪里的记忆已经变得模糊,分不清现在是什么季节,花草垂着脑袋,树叶掉的一地都是,感觉不到任何生命体的存在,安静的令人害怕,红色的河水缓缓流向某处,透过水面能隐约看见藏在水底的东西,堆积在一起,是尸体?还是石头?不过为什么要管这些呢?
—踩过草丛前进,军靴底面与植物摩擦不停发出“沙沙”声,漫无目的的在这片平原上寻找什么,尽量避开每一朵枯萎的花前进,随着“尸体”越来越多,弥漫在空气中的花香也越来越浓,但是——敏锐的直觉在诉说着,还有什么味道在。
—“看来又跑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地方……好好看看吧,说不定能有什么收获。”
—顺着花香走去,恍惚之间仿佛进入另一个世界,灿烂绽放的白色雏菊明显的分开两地,高大的树木被围在花丛之间,视线穿过一大片百花,发现半掩在其中的身影,他正坐在树下,显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存在。
—在这片诡异的梦境中,唯独此处如此鲜艳亮丽,鲜花绽放,如果没看错的话,那个坐在树下的家伙大概就是梦境的主人。
—轻手轻脚的穿过花丛向他身后靠近,手中正挥动画笔沾染上红色的液体,轻轻在面前的画布上描绘什么,一些瓶瓶罐罐放在脚边,虽然有种说不上的怪异感,但……应该只是普通的颜料吧?
—“Σ”
—对方提前一步发现自己的存在,他转过头看向梦魇的脸,眉头紧皱,停下自己手里工作,溅到脸上的红色液体还没擦干净,梦魇这才想起自己是来干什么的,咳嗽几声开口道——
—“哟,弟弟你似乎玩的很开心呢。”
—“弗拉维奥,你在这干嘛?我记得你不是说要去安德烈那边住几天吗?”
—卢西对上那双蓝色的双瞳想到得到合理解释,流露出一丝嫌弃的神色,半响,“弗拉”从口袋摸出条手帕强行替他擦掉脸上的红色液体,又拍了拍他的脑袋,轻笑着说道:“哦呀~不知道是谁在我上次出差的时候吃了一星期的速冻食品并且还千辛万苦跑来跑去蹭饭呢?”
—“嗯?我只是不想浪费时间而已,请别随便给自己加戏,弗拉维奥先生。”
—看到卢西紧皱的眉毛舒展开,脸色比之前更加阴沉,双手分别抓在笔的两端向下掰,看到这种反应,梦魇大致确认了自己未被认出。
—卢西极力用笑容来掩盖内心的诧异,目光扫过他身上每一处,之前转身看到他的瞬间,似乎有什么黑色物质弄脏右手臂的袖子。
—“所以,弟弟你现在想要吃点什么吗?”
—“没有,滚”
—转过头视线重新回到画布上,果断向弗拉维奥下逐客令让他离自己远些,卢西郁闷的随便糊上去,空出的手托起下巴,弗拉反而听话的后退几步,双手交叉背到身后,随着卢西的视线看向被染上一片红的画布。
—“画什么呢?”
—“要你管……”
—卢西重新拿起笔刷,伸入脚边的某个瓶子稍微点几下,缩回笔刷确定沾上颜料后在画布随意比划。
—“咕噜”
—肚子的发出声音打破短暂的美好,红晕从脸颊两边快速闪过,卢西有些尴尬的捂着肚子。
—“那么现在呢?”
—回头刚好碰上弗拉眯起的双眼,他友好的弯着腰平视自己,下一秒就被卢西用胳膊顶开,不由自主的伸手阻止,食指刚接触到皮肤目标迅速消失,卢西敏感的缩胳膊,突然起身握住弗拉冰凉的双手。
—“这可不好玩啊……弗拉………你的手……”
—“没,没事……”
—急忙挣脱他的手背到身后,一滴冷汗从额头滑过,稍微拉开段距离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又像发现什么新大陆似的兴奋说道:“弟弟……你……竟然会……关心我?你会关”
—什么东西划破空气擦着肩膀飞过迫使他咽下后半句话,衬衣暴露在空气当中,卢西晃了晃手里的小刀,嘴角增加些许弧。
—“走吧,弗拉维奥,让我们去找些能吃的东西……”
—反应过来才发现卢西已经只剩下瘦小的背影,弗拉小跑追上他的步伐,乖巧跟在卢西安诺身后走着,景象似乎没有之前那样忧郁,妖精们在树叶间来回穿梭,摇动树枝试图接住树叶,河水也成了正常的蓝色,当然,卢西对于哥哥四处张望的举动并不是很满意。
—“喂……弗拉,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不清楚……怎么了?”
—弗拉强行把卢西拉到怀里,尽管这让卢西不舒服,但还是听话的靠在他肩膀上,自从弗拉出现后,有种不详的预感在他心头萦绕……像这样与他靠在一起,说不出来的安心感使他产生出几分依恋。
—我今天到底是这么了……会有这种想法……
—“卢恰?”
—卢西晃晃脑袋想要让自己清醒点,最熟悉的声音用着意外温柔的询问状况,弗拉撩起额头,手掌心在上面停留许久。
—“是有哪里不舒服吗?”
—“不……弗拉你不是说要找些能吃的东西吗……”
—眼神突然锐利许多,严肃的对上酒红色双瞳,现在才发现,那双眼瞳比以往格外的蓝【还会发光哦】。
—“嘿~我亲爱的弟弟,转移话题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哦,另外,如果你累了,可以暂时在这休息一会。”
—弗拉拖着卢西走到某棵树下让他站好,顺便摸走手枪收起,卢西半信半疑的靠在树上,现在反悔也来不及了,毕竟弗拉早就从视线中消失。
————
—不清楚去了多久,回来时到是多出一堆伤口,白暂的脸庞上刮出道很深的伤口,已经没有多少血流出,左肩膀的衣料也人用利器砍伤,他朝自己笑了笑,举起右手提着的袋子走来。
—“我回来了~”
—“我可一点都不想你呢……”
—卢西拿过他手中的袋子打开看了眼,随后故意用小刀碰了碰伤口,好奇的问道:“你这是又去招惹谁了?”
—“没有哦”
—弗拉挥手打掉小刀,自顾自的开始包扎伤口,无意间看到的景象,酒红色眼瞳剧烈缩小,但很快又恢复原状,卢西边品尝着他带回的pasta, 在脑海中开始策划起下一步计划。
————
日常伪更,垃圾堆里偶然翻出的一个半成品,算是坑了……【小声】可能哪天有时间会填?←不存在
这次不敢打弗拉的标签了怕被打XD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