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不要他的e了

最近处于考古状态,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也请不要じん慌XD
SMe表示不要无视他的e,混APH/UT/阳炎以及其他坑_(:з」∠)_顶置有详细内容,懒癌晚期不会画画的空巢老文手长期处于养老状态拥有一颗脆弱的小心灵【??】
请无情的用评论砸晕我吧!!
腾讯门牌号:2638578986
无聊的人可以来骚扰哦,表示很欢迎各位的↑

「目を醒ます的内心有点深奥」

片段意识流/存在私设/序号与片段内容无关联/konokuro向?/有毒慎入
看了第62话后的感想,剧透有
这对真棒我要磕爆他们!!!!
看完请记得把我埋入土中
————
[9]目を醒ます
  似乎梦到了很久之前的事——
  我睁开双眼,望向无尽的黑暗深处,没有终点,就像主人所想实现的愿望一样。
  是的……主人,那个孕育并且给予了我生命和存活于世上意义的主人,曾经,我天真的认为世界仅是一片黑暗,直到透过那双红色的眼睛,看到了外面的景色——
  比我想象的还要美丽,五颜六色的世界,生活着与我相同的生命体,同时,属于主人的最初始的愿望也诞生了——「自己是什么样的存在」,从身体上开始。
  出于好奇,由我塑造出了「身体」,单纯只是因为她在期待着。
  没错,仅仅是主人的期盼——
  比起我忠诚的兄弟,与一言不发的领袖,我更像是可有可无的存在,毕竟,我没有任何用处,即使真正去开发了,也只能得到暧昧不清的结果。
  那又有什么意义?
  我无数次对于自己的存在发出疑惑。
  没有谁会回答,也没有谁愿意回答,即使是我自称「睿智」的兄弟。
  直到后来更多与我拥有相同性质的蛇出现,我更加怀疑起自己存在的目的。
  是在主人与不知名的人类小子成家后,我唯一拥有自我意识的兄弟所提出的问题——
  “嘿,你说,如果我们消失了,主人又会怎样呢?被遗忘的我们,又会怎样呢?”
  我有些不可思议的反问他。
  “原来你也会害怕被遗忘吗?”
  “我想,不仅仅是我一个人害怕吧。”
  他吐着蛇信,带着一丝笑意说道。
「 畏惧重新回到黑暗之中,渴望留在这个不可思议的世界的温暖」
  我想,这就是我的本性吧,这个道理在我的兄弟身上也同样适用。
  我的能力是拼尽全力实现主人期待的一切。
  我兄弟能够帮助主人实现愿望。
  我的兄弟的愿望是「与主人一起看到这愿望的尽头」
  从本质上来讲,我只是他的一个「复制品」,仅仅只是为了帮助他,让他得以实现我们共同的主人的愿望。
  主人的愿望如何,我便如何,我的职责就是配合主人的愿望做出相应行动。
  在这之后又过了许久,我的兄弟似乎是为了让主人想起当初的愿望,为了不让自己被遗忘,蒙骗她创造出一个新世界。
  名为「阳炎炫乱」的世界——
  那是动用了我们所有能力创造出的世界,与一开始的世界不同,在这里只有白色,没有天与地的分别,有的只是虚无和被困在此处的主人,一个人孤独的生活在木屋中。
  然而我的兄弟——目冴之蛇,不会就这样停下,因为他在害怕,像我一样,害怕被遗忘,尽管他的手段过于直接。
  8月15日
  人类少年躺在病床上,他的身体早就变得残破不堪。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有这样一个懦弱的身体……”
  他哭泣着向“我”倾诉道。
  “我已经受够了,像这样的身体,我也想要和朋友在一起玩耍啊……”
  “我还……不想死……因为还有想见的……”
  “贵音……我好想见你——”
  像是拼尽全力的嘶吼,作为最后一位留在这个世界里的蛇,我稍微的对他提起了兴趣。
  少年的名字是九之濑遥,在8月15日因为家族遗传的病死亡从而来到这里,愿望是「与朋友一起玩耍」,真是单纯而又可怜的愿望。
  即使如此,我还是塑造出了符合他愿望的「强壮身躯」,甚至代替他在另一边的世界里存活。
  这听起来的确很可笑,主导意识属于他,剩下的都属于我。
  有时,我们会在一起聊天,从爱好到生活,从经历到同伴,尽管都是他在说话,不得不承认,他是个很好的孩子——
  只可惜,拥有与目冴同等的执念。
  “你明白吗渣宰,你强行闯入这里的,还如此乱来的后果如何?”
  “啊……我当然知道了,是因为有你在吧……”
  “这个世界也快要崩塌了,你也该死心回去了吧”
  “嗯,谢谢,目醒先生真是个温柔的人。”
  不久前,我还这样与人类的孩子说过话——
  温柔吗……从来没有人会用这种词汇来形容我……
  再次与我的兄弟见面,是在他占领了“我”的身体,强行夺去我的意识后,每当这时,我都能清楚的感受到血液飞溅的绝望感。
*
  “人类是「苗床」,而愿望是「饲料」……可惜啊……就连你也染上了低俗的梦想,真的就打算继续这样一言不发下去吗,我的兄弟?”
  “好吧好吧,我知道你不想回答我,那么,你是否还记得孕育了我们的主人最初的愿望呢?”
  坐在天台上的他,这几天内不停向我提出问题,自称为「对同胞最后的仁慈」
  我没有回答他的任何问题,只是静静的坐着,等待下一次轮回的开始——
  或许,我真的只是他的复制品吧……说不定呢——
.END.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