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不要他的e了

最近处于考古状态,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也请不要じん慌XD
SMe表示不要无视他的e,混APH/UT/阳炎以及其他坑_(:з」∠)_顶置有详细内容,懒癌晚期不会画画的空巢老文手长期处于养老状态拥有一颗脆弱的小心灵【??】
请无情的用评论砸晕我吧!!
腾讯门牌号:2638578986
无聊的人可以来骚扰哦,表示很欢迎各位的↑

阿鲁阿鲁阿鲁阿鲁(๑˙ー˙๑)

—有毒的贺文,耀all向,一些人物的性格有ooc,与三次元历史无关
—一个阳光明媚……咳咳,阳光从窗外照进,被子都暖洋洋的,今天的王大爷,呸,王耀意外的会在床上赖床,黑色的长发随意散开,蹭了蹭怀中的Kitty,迷迷糊糊的睁开琥珀色的眼瞳,瞟了眼窗外便缩到被子里继续睡觉。
—本想着再躺半小时应该没问题什么的,下一秒房间的门就被踹开,吓得王大爷虎躯一震【划】王耀身体一颤,从床上坐起,揉了揉眼睛,带着一丝埋怨地问道:“哎呀,大早上的吵什么吵阿鲁……”
—“老师,起床了……”香/港板着脸拿出一窜鞭炮,另一只手上拿着打火机,默默伸向鞭炮的引火线,还在遭逼的王耀瞬间打起精神,放开手中的熊猫下床把香/港推出房间。
—“老师,快点……”
—出门前香/港不忘警告他快点,拿着打火机的手特意伸到鞭炮的引火线下面,王耀点头随便敷衍几声,马上退回房间换衣服。
—从衣柜里翻出自己的军装,站到镜子目前解开睡衣的扣子,一件一件换上军装,随手拿起一把梳子梳理头发,唯独奇怪的就是找不到自己的头绳, 目光四处扫视希望能看到踪迹,门外传来了香/港的催促声,迫使自己暂时放弃寻找头绳这事,比较比起着装还是生命安全最重要。
—门外的香/港看到老师出来便收掉自己的打火机和鞭炮,让王耀松了口气,香/港的目光停在自己身上久久没有移开,微微皱起近期细许多的眉毛。
—“怎么了吗?嘉龙?”
—“Fine。”
—看到他那副表情不禁有些好奇,随后香/港给出回答,虽然是没有在盯着自己了,却还是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香/港抓住王耀的胳膊走向客厅的方向。
—待两人离开后,卧室的镜子中出现一个人影,发现房间空无一人后似乎有些遗憾,拉低自己的帽檐消失于镜中。
————
—除了一些地方其它地方的灯全关着没有和往常一样看到突然出现的北/京或其它省份化身,香/港面无表情的在前面走着,说起来,也没有看到自己的上司呢,他偶尔不在,还真有点想他啊。
—前脚刚踏入客厅,灯“啪”的一声打开,突如其来的光照有点让王耀没能反应过来,下意识挡住灯光,隐约感觉到香/港放开自己的胳膊。
—“大哥/老师/老大,生日快乐!!”
—刚适应光的轻度便被彩带糊了一脸,某个罪魁祸首正不要脸的笑着,眨了眨琥珀色的眼睛愣在原地,平常宽敞的客厅在这种时候竟有些拥挤,澳/门、北/京、上/海等等几乎所有人都在这,只是人群中唯独看不见那个孩子的身影,往常熟悉的呆毛……
—大家争先恐后的扑向王耀,面对他们的热情有点招架不住,王耀边挥手边后退,北/京笑眯眯的站在一旁与澳/门尬扇,香/港蹲在角落捣鼓他的鞭炮,客厅上面的横幅写着“祝新/中/国成立68周年生日快乐!”几个大字,那个飘逸的笔画……不用想大概都能明白是谁写的,此时该庆幸自己的上司不在这,不然估计要挤死
—接受完所有人的生日礼物后王耀终于能够休息会了,看着墙角堆积如山的礼物,嘴角抽了抽,算了,反正以后也是要卖掉啊,能换一大笔钱吧~这么想着不禁露出笑容,本想去厨房看看有没有吃的却被手机铃声停止,随后便看到了从厨房飞奔而出的王耀,北/京与澳/门相视一笑,走向厨房。
————
—匆忙赶到开世界会议的地方,头发由于没有绑上显得很凌乱,伸手推开会议室的门,随后一个鹤嘴锄擦着自己的头皮飞过,紧追其后的是番茄、土豆以及肥啾。
—“我觉得应该这样&#-#%#︿$%+&%_&……”
—“讲话时不要吃东西啊!baka!”
—“ve……好想吃pasta……pasta……pasta……pasta”
—“八嘎欧豆豆你给我安静点……喂西/班/牙混蛋快再拿个番茄过来……”
—“你们两个……”
—“kesesesesWEST待会我们去喝酒吧!”
—“带上哥哥我如何呢~”
—“露西亚认为这样可不好哦^L^”
—“大家……怎么又把我无视了……”
—总之场面相当混乱,伊万手中紧握着他的魔法小棒棒,亚瑟挥舞着他的法杖,阿尔弗雷德拿着女主角【划】憨八嘎,一脚踩在长桌上,那对兄弟摊在椅子上思考人生,路德的胃大概更痛了,扫视一遍会议室后,发现另一个空着的位置……是他吧……那个孩子,也没来吗?
—不禁回忆起以前的时光……自己在宫中批改着一份份竹简,不时拿起手边的毛笔让笔尖沾上少许的墨水,轻轻的在竹简上写上什么,一手挽起衣袖防止染上墨水,午后的时光是那么悠闲,偶尔会传进几声蝉鸣鸟叫,微风拂过刘海,直垂至腰的的长发随风摆动,不时有昆虫误入。
—从早晨辛苦到现在,总算是解决一大半的竹简,稍微舒展了下脖子和双手,门外突然一阵传来吵闹声,出于好奇起身打开了门,一个不明物体很快扑入怀中,仔细一看,是那位名为菊的孩子,他扯了扯自己的衣袖,王耀看了眼菊,挥手让士兵离开,自己带着菊回到宫殿。
—“耀,耀……桑……”菊放开自己的袖子,拿出一个盒子递给自己,别过脸不敢看着他,看着他脸边的红晕,明白了什么,伸出手揉了揉他的脑袋,说道:“谢谢呐,菊。”
—“在下…只是看您平时散着头发可能会有些不方便,所以……”
—打开盒子一看,一根红色的发绳躺在里面,王耀拿出发绳熟练的绑好头发,半蹲着身子捏了捏他的脸,拉上他离开宫殿。
—该怎么说……那个,应该算是自己的第一个“生日礼物”了吧,但自从那件事发生之后他就很少来找自己了吧,即使是会议上的接触……
—“ve……中/国你终于来了……”
—“诶!”
—费里的声音提醒了他们,几人这才发现站在门口的王耀,停止手中的动作,坐回原位诺无其事的吹起口哨。
—“怎么回事阿鲁?”
—会议室瞬间沉默下来,阿尔看向伊万,伊万看向亚瑟,亚瑟看向费里,费里一脸遭逼的趴在桌子上发出“ve”的声音,半响,路德拍桌而起,走到王耀面前拿出一袋土豆【误】让王耀收下。
—“生,生,日,快乐……中/国……”
—“?”
—被路德这么一起头,大家纷纷拿出自己的礼物毕竟王耀,出于遭逼王耀默默向后退几步,刚好碰上墙,看到他们的礼物突然觉得路德的正常多了……阿尔的憨八嘎,亚瑟的死扛饼,弗朗的【哔——】本子【误】,伊万的水管,费里和罗维的呆毛【划】番茄……
—看着他们用不标准的汉语说出“生日快乐”王耀不禁捏了把汗,强颜欢笑的收下每个人的礼物,并用他们国家的语言以示感谢。
————
—王黯对于被强行拉出房间这事处于郁闷状态,处理好自家弟妹的事情总算能出门去世界会议现场,本来还想着那些小崽子会不会给自己什么礼物,但看到会议室中到处飞的武器让他感到绝望,刚开门迎面而来的就是卢西的小刀。
—笑容加载失败
—果然,能指望这群小崽子给自己生日礼物什么的是不存在的……王黯默默拿出自己的枪……
—“艾伦先生请不要挡在小生面前……”
—“来啊,我忍你很久了老疯子!”
—“小艾伦你这样可不好哦……”
—“哥哥,待会开完会我们去喝酒吧……”
—“哦…………”
—“你们别连累到我啊!”
—“过来……”
—“蠢弗拉待会我们去找常色玩吧~”
—“你们……”
—枪声让所以人停下手中的动作,王黯收起枪,诺无其事的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好,把大腿放到另一条腿上,并哼起自家的国歌……平常喧闹的会议室难道的安静下来,目光聚集在他身上。
—“Happy birthday 老狐狸/老不死/小黯/中,国!”
—王黯被吓得差点摔倒地上,辛好维克多即时推了自己一把,捡起掉到地上的帽子戴好,用地区方言表示感谢。
————
—会议结束之后,王耀搬着一堆礼物踏上回家的路程,其实中途亚瑟与伊万有提出帮忙一类的话,都被他摇头拒绝,出了会议现场,忙着整理东西没有在意前方,突然感觉自己似乎撞上谁,抬头一看发现是记忆中那个期盼的人,对方对于在这碰上自己还有些意外,底下头不敢直视自己的眼睛。
—“菊,有什么事吗?”
—看着对方没什么反应,便默默绕开,突然感觉自己的衣服被谁拉住,菊向自己怀中塞入一个盒子。
—“生……生日快乐,中/国先生”
—“唔,谢谢,谢谢啊,菊。”
—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害羞,空出一只手揉了揉他的脑袋,还想捏捏他的脸却因为礼物的关系放弃这个想法,菊拿过刚刚的盒子打开,里面放着两根流苏缠在一起,一根红色,一根黄色,拿出其中的红色流苏细心的替自己绑好头发。
—“我还正愁找不到以前的那根红色头绳呢,菊,真是帮大忙了阿鲁!”
—“不,没什么……”
—“走吧我们回家……”
—“等等,中/国先生,在下…”
—“哎呀,说这么多干嘛!大家都在等你呢!”
—两人愉快的无视身上一群暗中观察的家伙,伊万的气场已经快抵上一台电冰箱的温度,阿尔用中指推了推自己的眼镜,脑袋上的包还在隐隐作痛,亚瑟的鞋刷似的眉毛拧成一团,一手不忘拽弗朗的胡子……
————
—和菊回到家中已经是下午五点,别问我他们都去干了什么,开门的是北/京,看到王耀身后的菊嘴角抽了抽,侧身让他们进屋。
—忙活之时,门铃再次想起,王耀嘴中叼着一块月饼去开门。
—“老师……我……我回来了……”
—“!”
—“欢迎回家!台/湾”
—END—
【烂尾了好像_(:з」∠)_( ´_ゝ`)……】

评论

热度(4)